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0.十(1)

    “过来。”沈修的声音传出来,“你叫静好?”

    关静好穿过紧闭的房门飘了进去,在那摇摇曳曳的灯光之中看到了沈修和与她交换了身子的傅卿卿。

    沈修坐在窗下的美人榻上,傅卿卿胆怯的站在不远处的桌子旁,她挨了鞭子,手臂上、身子上不少的血迹和鞭痕,脸上也青了一块,与当初的关静好伤的差不多。

    “过来静好,我不会伤害你。”沈修温柔又耐心的对她笑了笑伸出手,“我瞧瞧你的伤。”

    傅卿卿站在那里红肿着双眼呆愣愣的看他,像是刚反应过来一般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握住他的手,哑着声音叫了一声:“沈大人……”

    沈修拉她坐在自己身边,细细的看了看她手臂上身子上的伤口,“一些皮外伤,只是不好好料理怕是要落疤了。”

    他命人拿药箱过来亲自为傅卿卿处理伤口,还非常温柔的说了一句:“不要怕,将外衣脱了我帮你清理伤口。”

    傅卿卿坐在那里呆愣愣的看着他,几乎是他说什么就听什么,她只望着沈修,他那样温柔的替她清理伤口,上药包扎,问她痛不痛……

    她望着望着就哭了起来,沈修从前从来没有对她这样温柔过。

    “怎么了?很疼吗?”沈修轻声问:“你忍着一些,这样美的身上若是落了疤岂不是可惜。”

    关静好站在那榻边打心底里冷笑,上一世他这样说着,心中想的是:若是落了疤恐怕太子不喜欢。

    她不知道傅卿卿有没有看到他的心里话,傅卿卿只抽泣着沉浸在受宠若惊的温柔之中,泪眼朦胧的望着他问:“沈……沈大人当真觉得,我美吗?”

    她仰起的面孔上挂着盈盈的泪光,柔弱的像是一朵带着露水的芍药花。

    “当然。”沈修轻轻托着那张脸,拇指蹭掉她腮边的泪水,真心实意的道:“我在京中也见过不少佳丽,所谓的京都第一美人也不如你让我惊艳。”她太美太艳丽了,便是粗布麻衣不施脂粉都令人心悸,怪不得刘老头一把年纪了也一定要买回来放在房中,这样的小狐狸精谁不想据为己有,“你愿意随我回京吗?你这样的美人不该浪费在这样的贫瘠之地,随我回京,让我照顾你。”

    傅卿卿望着他,目眩神迷,纵然她看到他心里说:这样的美人还需要好好□□方好入太子的眼。

    她也依旧毫不犹豫的一把抱住了沈修,在他怀里哭了起来,“愿意的,只要能跟在你身边……我怎样都愿意……”沈修夸她美,如此温柔待她,这是她做梦都想要得到的,哪怕只这一刻,她死也足以了。

    关静好站在一旁看的又气又心酸,气傅卿卿的愚蠢,执迷不悟,却又替她心酸以她之前的面貌怕是从未被除了兄长以外的男人夸赞过,温柔对待过吧。

    ==========================

    她这一梦醒来天还没亮,窗外灰蒙蒙的快要升起晨光,她再睡不着就悄悄摸摸的起来了,想要去院子里跑两步将一身肥肉瘦下去,可是要瘦何其艰难,尤其是傅二哥生怕自己妹子不听话饿着了,几乎每日晚饭都会抽空过来,看着她吃饭,所以无论关静好白日里如何饿着,多运动,晚上一下子就前功尽弃了。

    一连七日,关静好半两都没瘦下来,倒是那伊月婉在随母亲搬到侯府隔壁的小宅子之后日渐消瘦,眉间自带愁云,愈的我见犹怜。

    这把关静好气的啊,可定康侯爷一回来瞧见她直说她瘦了憔悴了,怪顾兰儿没有照看好她,命府中要好好给她补一补。

    顾兰儿哪里敢有二话,当天就开始每日给她送补汤,她就偷偷的喝两口倒掉。

    定康侯爷一回来圣旨就下来了,说七日后要携诸位王亲重臣与家眷去避暑山庄消暑几日。

    那傅芳芳一听太子和皇子以及诸位重臣的公子也要一同前去,想着婉婉也到了该说婆家的时候,这不正是结识的好机会吗?她就跑到老太太跟前又是说那个住处何等何等不好,自己何等何等委屈,听的老太太眼泪汪汪,可怜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避暑山庄一行执意要带着伊月婉去玩。

    定康侯爷回来就听老太太哭过一场了,但他却是向着自己女儿的,一听晏止说是伊月婉教坏了卿卿,也不愿再留傅芳芳母女住在府中,硬是没听老太太把傅芳芳母女接回来,但避暑山庄一行他也不好再拂逆老太太,一个小丫头带去与老太太做个伴也行。

    关静好见阻拦不了也没再说什么,她一心记挂着沈修和傅卿卿那边以及瘦身,她拼了命也想在避暑山庄一行前瘦下来,好惊艳碾压伊月婉。

    上一世避暑山庄一行沈修也带着她去了,只是那时她还只是沈修的丫鬟,沈修不让她露面,让她带了面纱,只带她见过太子,之后她就整日待在房中谁也没有见过了。

    她是听沈修提起过,二皇子在找一位姑娘,是二皇子无意中撞见了那位姑娘在园子里哭,一见倾心,却不曾留下姓名,他不好大张旗鼓的找,便托沈修替他找寻。

    沈修还玩笑道:这世上还有令二皇子一见倾心的姑娘,别是静好你偷偷跑出去了吧?

    关静好那时不知那个姑娘居然是伊月婉,她为何会在园子里哭?

    关静好又去问过傅晏回,他却也不知详情,因他上一世那时不舒服在房中休息,只好像是晏止伤了她的心,又说让她那一日一定要阻拦二皇子见到伊月婉。

    她倒是想,可她没瘦下来,与伊月婉一同去避暑山庄一定会是伊月婉的陪衬,做什么都会被耻笑丑人多作怪。

    上一世她可没少听沈修这么笑话傅卿卿。

    可眼看着只剩下两三日的时间,她想绝食都不行,最要命的是顾兰儿身子不舒服,送补汤的换成了傅怀瑾。

    这小子带着他的蝈蝈坐在她屋子里,就盯着她喝。

    关静好气的上火,“你走吧,我一会儿就喝。”

    傅怀瑾那双坏溜溜的眼就盯着她,古怪的笑道:“我知道你没喝,你全给倒掉了。”

    “你胡说八道。”关静好反驳道:“你哪知眼睛看到我倒掉的?”

    “我不止看到你倒掉补汤,不吃饭,我还看到你偷偷在院子里花拳绣腿的习武。”傅怀瑾凑过来神秘兮兮的道:“你别是在减身上的肉吧?”

    关静好第一个反应是她这屋里肯定出了叛徒!

    随后索性道:“我在锻炼身体,怎么了?不行吗?谁不想瘦一点啊,马上就要去避暑山庄了,到时候一群夫人小姐又瘦又美,就我这么胖,多丢人。”她上辈子最熟悉这种场合了,说是去玩,可去的夫人小姐各个都是抱着艳压的心去的,就是贵族们的攀比活动。

    傅怀瑾“啧”了一声,看着她道:“没想到你这个猪脑子居然开窍了,从前我说你胖的跟个猪一样,你还跟二哥告状,让他揍我。”他阴阳怪气的拿腔作调,“你不是一直说什么‘喜欢你的人才不会在意你的胖瘦美丑’吗?如今怎么醒悟了?”

    关静好看着他嘴欠的样子也十分想揍他,“那是伊……表姐说的,又不是我说的。”

    “她那么瘦当然可以这么说。”傅怀瑜道:“你胖成这样还好意思信她的话?知不知道什么叫站着说话不腰疼?就是她那样。”

    关静好被他逗乐了,低声问他,“你不喜欢她吗?”她可听说老太太有意思把伊月婉指给傅怀瑾,来个亲上加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