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84.八十四(1)

    此为防盗章, 过段时间就可以观看, 码字不易, 请见谅  “跟我走。”

    关静好忙回头看傅晏回,“大哥……”想叫上他一块走,却已经被傅晏止拽出去了。

    出了院子, 她的耳根子一下子就清净了,那清凉幽静的回廊上,傅晏止拉着她走的慢慢放慢脚步, 她腿绑着,走的一瘸一拐, 她手心里全是潮潮的汗, 她抬头看着傅晏止的后背觉得他又高又挺拔,看的她心虚。

    他是生气了吗?生气她今日这么闹?

    她心里乱想着, 傅晏止忽然停了下来,她险些撞上去,心虚的叫了一声:“二……二哥。”

    他看了她一眼,“等香玉赶过来, 让她扶你回去休息。”

    关静好抬头心虚的看他,问道:“二哥生我的气了吗?”

    傅晏止低下头来皱眉, “你做了什么?”

    关静好想了想, “顶撞祖母……”

    “哦。”傅晏止淡淡的道:“以后尽量不要, 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处理, 免得吃亏。”

    “二哥不生气?”她抬眼惊讶的看着傅晏止。

    傅晏止看她一眼, “你很希望我生气?”

    “没有没有!”关静好忙道:“我是很怕二哥生气, 不想二哥不高兴。”

    傅晏止低头看住了她,她什么时候这么乖了?

    “二哥不生气就好。”关静好抬眼看着傅晏止,献媚的笑道:“二哥刚才好厉害!真是父亲让二哥替姑母她们在宅子搬出去的吗?”她昨日才和傅晏止说了是伊月婉怂恿她做的这些,今日侯爷就让找宅子了?

    傅晏止看她一眼,“等父亲回来与他提前说一声,就是了。”

    “二哥这是先斩后奏啊。”关静好笑了,果然不是侯爷吩咐的,是傅晏止先斩后奏找了宅子,“二哥就不怕父亲不同意,骂你吗?”

    “父亲会同意的。”傅晏止道。

    “为什么?”关静好追问:“父亲肯定不想惹祖母生气。”

    “父亲更不想你被外人教坏,我们才是一家人。”伊月婉算什么,只是一个亲戚而已,竟然也敢动心思动到卿卿身上,他相信父亲知道后,只会更快的将她们送出府去。

    傅晏止远远的看见香玉和傅晏回过来了,低头又对关静好道:“祖母若是再找你麻烦,你便称病不要过去,差人来国子学找我,知道了吗?”

    关静好望着他,好生羡慕傅卿卿,她的二哥这么罩着她,“知道了二哥。”

    “还有。”傅晏止看着她的脸总觉得她瘦了,“今日之事,你没错,不必担心,我会与父亲说清楚,你什么也不必管。”松开她的腕子又道:“回房去好生待着,不要再一跳一跳的乱跑。”

    “二哥其实我……”她想张口告诉傅晏止真相,可身后傅晏回和香玉已经赶了过来。

    傅晏止恭恭敬敬的向傅晏回行了礼道:“卿卿就交给大哥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等一下二弟。”傅晏回叫住他,吩咐香玉先送傅卿卿回去。

    关静好也不好多留,先跟着香玉回去了,走远了回头看,那竹影婆娑的回廊下傅晏止与傅晏回相对站着,傅晏止是比傅晏回稍微高一些,却低着头,像个受训的少年。

    大公子……不是在怪二公子吧?大公子那样柔软的性子,定是不喜欢二公子那样顶撞祖母和姑母……

    关静好有些内疚的离开。

    ======================================

    那热热的夏风吹动廊外的竹叶,沙沙作响。

    傅晏回靠在红柱上微微咳了两声道:“二弟你太心急了,在你没有出人头地之前不可与祖母为敌,闹得太过,明白吗?”

    “明白。”傅晏止低着头皱眉道:“只是……我见不得她们欺负卿卿。”

    傅晏回靠在那红柱上,夏风吹动他青青的袍子,他唇角一勾就笑了,笑的眉眼风流,伸手搭在傅晏止的肩上道:“欺负?今日咱们卿卿可没吃亏。”

    傅晏止惊讶的看他。

    他伸手捏了一把傅晏止的脸道:“傻二弟,你难道没觉得卿卿已不是从前那个傻卿卿了?”

    ===========================

    关静好回到房中无端端的打了个喷嚏。

    香玉忙将窗户关了上,“小姐别的着凉了吧?”

    “没有,好像是谁在骂我。”关静好摸了摸耳朵,没坐一会儿,房门就被推了开。

    傅晏回被小厮扶着进来,坐在了椅子里又咳起来。

    关静好忙让香玉给他添热茶,“大哥今日气色格外不好,有没有找大夫来瞧瞧啊?”她听说傅家大公子是胎里带得病,活不了几年的病。

    傅晏回摆手道:“大哥暂时还死不了。”他喝了口热茶缓过来一口气对关静好道:“今日之事总归是你顶撞了祖母,祖母和姑母如今还在生气呢。你啊,这几日就乖乖的,将那女戒抄上两遍,祖母也寻不出你毛病来了。”

    抄女戒啊……关静好心开始虚了,她不会写字啊……

    “去将女戒取来。”傅晏回对关静好道:“大哥陪你抄一会儿。”

    关静好扶着香玉起身,到那外间的书架前站着,看着那一本本的书脑袋就大了,这些书啊……它们不认识关静好,关静好也认不出它们谁是谁。

    “怎么了卿卿?”傅晏回瞧着她站在书架前愣,打趣的问道:“不会是摔一跤,连女戒是哪一本都不记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