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79.七十九(1)

    此为防盗章, 过段时间就可以观看, 码字不易, 请见谅

    是到了后半夜关静好才沉沉的睡着了, 可睡了没多会儿她就开始梦,身子轻飘飘的飘在黑夜之中,飘啊荡啊的,像个孤魂在找自己的尸身……

    她不知是梦还是什么,她居然飘飘荡荡的回到了从前她住过的兄嫂家, 那是一户普通的瓦房, 她穿过那扇紧闭的门飘进去就听到了哭声,那声音好生的耳熟,竟是她自己的声音。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一间破陋的柴房里哭着:“我不是……不是关静好, 我叫傅卿卿,我不是关静好,求求你们放了我吧,送我回京都去找我爹爹, 他会给你们银子的……”

    傅卿卿?傅卿卿在这里?

    关静好慌忙穿过土墙就进了那柴房之中,就在那昏暗的柴房里看到了三年多前的自己,瘦瘦弱弱的蜷在墙角哭着,傅卿卿附身在了她的身上?她们……是交换了身体重生了吗?

    那旁边站着她的大哥关山和嫂子王秀娥, 她大嫂手里端着一碗稀粥递给墙角哆哆嗦嗦的她自己, 却又被关山拉了住, “静好丫头莫不是烧烧傻了吧?稀里糊涂的说什么呢?”

    王秀娥冷哼一声, 上前来一把拉着关山就出了柴房, 在那门外低低对关山道:“什么烧傻了,我看这丫头就是又在盘算什么鬼花样,之前不也装疯卖傻的从那李大老爷手里跑走了吗?害得李大老爷找上门要咱们赔钱!丧门星,留着她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你少说两句吧!”关山低喝了一句,“她不是也把自己的银子拿出来给咱们赔钱了吗?”

    “什么她的银子啊?她吃的喝的不是咱家给的?连她都是咱家的!”王秀娥想起来就气,“还拿出来替咱们赔钱,当时要不是你快被李大老爷的人打死了,我苦求她,她会肯拿钱出来救你?还藏着那块上好的玉佩,我只是拿来卖了救济这个家,她就疯了一样要跟我拼命!这丫头就是个白眼狼!你也不要心软了。”她眼皮子耷拉瞅把手里的那碗稀粥递给他,“把这粥给静好丫头喝了,咱们就省心了,那刘老爷可是天亮就要来接人的。”

    关山有些犹豫,“她到底是我亲妹子……之前那个李大老爷好歹还算年轻,给他做小也不亏。可刘老爷都快六十了,我妹子才十三……给他做小这一辈子就是守活寡啊……”

    “她是你亲妹子成儿就不是你亲儿子了!”王秀娥气恼道:“成儿病成那样,你就忍心眼睁睁看着他病死吗?我这还不是为了给他瞧病,为了咱们这个家吗?那刘老爷再不济也是家财万贯,就算是守活寡也比饿死在咱们家好啊!跟了刘老爷还能苦了她吗?我若是有她那般年轻貌美,宁愿守活寡也不要跟着你这个穷光蛋苦哈哈的过日子!”

    关山站在那里低眉垂眼,窝囊至极,听王秀娥哭着骂着,终是伸手接过了那碗稀粥,转身又进了柴房,蹲下身将那稀粥递给缩在墙角的‘关静好’,“别哭了静好,你也几天没吃东西了,多少吃一点吧,别饿坏了身子。”

    关静好站在那柴房里气的抖,当初她就是这样被亲大哥卖了两次,第一次卖给富商李老爷做小,她装疯卖傻逃出来却遇上流氓险些被强|占了,幸亏遇上了傅二公子和傅卿卿回京路过,救下了她。

    她带着傅二公子给的银子和玉佩本是要离开的,却被她嫂子撞个正着,她嫂子又是磕头又是下跪,哭着求她救救她大哥和侄子,说李老爷带了人来,她们赔不出钱就打死她大哥和成儿。

    她当时一时心软就回去将傅二公子给的银子赔给了李老爷,她本想着两清之后就带着玉佩上京去找恩公,却没想到玉佩被她嫂子现抢走了,她气的疯也没夺回来,被关在柴房里饿了两天两夜。

    更没想到,只是两天是时间她嫂子就为她找好了下家,把她卖给快六十的刘老爷做妾。

    她看着关山哄着墙角的自己喝粥,那附身在自己身上的傅卿卿哭的头昏脑涨,瑟瑟抖的看着关山,“我……我真是不是关静好,我是傅卿卿,你们放了我送我回家,我让我爹爹给你们银子好不好?”

    王秀娥进来柔声哄她道:“静丫头乖,你都饿迷糊了,快先把粥喝了,喝了咱们再说。”

    傅卿卿哽咽的抬头看她,问道:“我喝了……你们就送我回家吗?”

    “喝了就送。”王秀娥使眼色让关山喂她喝。

    关静好站在一旁急死了,当年她看到了大哥和大嫂的心里话,知道那粥下了药,假装着将那粥喝了一口昏过去,才找到了机会逃,虽然没逃了被抓回来遇到了沈修,可若是当初她被迷昏了,指不定就被生吞活剥了。

    可如今她试图阻止傅卿卿,让她不要喝,可她开不了口说不了话,像个幽魂一样也碰不到任何东西,只能干着急!傅卿卿附体在她身上应该是和她一样可以通过眼睛看到别人的心里话才对?

    就见那傅卿卿看了看关山,又看了看王秀娥,哭道:“可……你们心里不是这么想的,你们下了药是不是?”

    关静好气急攻心,一口气没抽上来眼前一黑,就给气醒了!

    她睁开眼翻身坐起,窗外天光大亮,眼前还是精致华贵的侯门嫡女的闺房,对面菱花镜里的她依旧是傅卿卿胖乎乎的圆脸。

    她胸口闷闷的又一头栽回松软的被褥之中,那应该不只是一场梦,应该是真的……傅卿卿可能真的与她交换了身体,重生在彼此的身子里。

    那这么说来……傅卿卿重生成为她,在曾经她噩梦一般的地方吃苦受罪……

    她伸手捂住汗津津的脸,无法心安,内疚将她吞没,不该这样,傅卿卿和傅二公子都是好人,她们不该替她受苦受难,她一定要马上找回傅卿卿,交换回来,不然傅卿卿那么心思单纯的小白兔在她大哥大嫂手里还不知道被祸害成什么样子!

    “小姐醒了?”香玉挑帘进来服侍她。

    她忙翻身坐起问道:“侯……父亲可还在府上?”不论如何她要先向老侯爷坦白,让去救下傅卿卿才是。

    “小姐忘了吗?老爷前几日就说今日要出趟远门。”香玉过来扶她慢慢坐到榻边,“今日一早老爷下了朝就出京了,府都没回,只传了话给老夫人。”

    “出京了?出京去了哪里?去几日?”关静好心里一沉,怎么刚好在这个时候出京去了。

    “奴婢也不太清楚,听老夫人那边说,好像是和哪一位沈大人出京办差去了,怕是要去个十来日吧?”香玉叫丫鬟进来给她净脸穿衣。

    “沈大人?”关静好呆了一下,沈修吗?忽然想起来应该就是这两天沈修因公办差去了她那个小镇,住在刘老爷的府上才遇上了被抓回去的她,她被救之后似乎是听沈修说,让她乖一点,同行的还有一位侯爷,打扰了侯爷她吃罪不起。

    原来竟是定康侯爷也和沈修一同去办差了吗?那这次定康侯爷会不会遇上重生在她身子里的傅卿卿?

    若是遇上了,傅卿卿一定会与侯爷相认,就算侯爷一时不信,至少也会先救下来吧?

    关静好心中乱糟糟的,又问:“那二哥呢?二哥可在府中?”不然就先与二公子坦白?让他快马加鞭去找侯爷救下傅卿卿?傅卿卿那样单纯的性子,她实在是怕出什么意外。

    “二公子去国子学了啊。”香玉笑道:“小姐是睡迷糊了吗?连二公子要去国子学备考都忘啦?”

    关静好没说话,那府上就只剩下大公子和还没见过面的四公子了吧?记忆里侯府三公子是几年前就从军去了边疆了。

    大公子身子弱不管事,四公子更是个京都闻名的纨绔草包,那位府上能管事就是老太太和那位妾室被抬做正房的清秀妇人顾兰儿了。

    可傅卿卿的记忆里,她似乎与老太太和顾兰儿关系……很不好,连寻常的请安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