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67.六十七(1)

    此为防盗章,过段时间就可以观看, 码字不易, 请见谅

    关静好疼的抽冷气儿, 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双手从背上拽下来托在了怀里, 一张脸清晰无比的浮现在了关静好的眼前。

    是傅晏止, 她的恩公傅晏止,就是这张脸, 当初也是这样年轻的少年模样从马上跳下来将披风盖在她身上救下了她。

    他给她银子,给她玉佩信物, 让她好生过日子。

    当初她从傅晏止的眼睛里看到他心中说:可怜的小姑娘。

    他和沈修不同,他救她是真心实意可怜她, 没有任何目的,也从没想要她报答。

    傅二公子是个大好人。

    “疼吗?”他那张脸上隐隐动怒,低声道:“不乖乖躺在房中跑出来做什么?你怎么就不肯听我的话!”

    关静好看着那张脸, 听见身边好多人都慌慌张张的叫她,卿卿,卿卿有没有伤到哪里?

    定康侯爷傅斯年气的呵斥服侍她的丫鬟, “你们是怎么照顾主子的!”

    丫鬟惊慌失措的跪了一地,傅晏回跟进来也跪下道:“父亲息怒, 是儿子带卿卿过来的, 还是先看看卿卿有没有伤到哪里才是。”

    “打到哪里了?”傅晏止紧皱着眉,忙伸手去摸她的后背。

    关静好在这一刻突然特别特别羡慕傅卿卿, “没打到哪里, 我不疼……”她喉头竟然有些抖想哭, 这可是傅晏止,她心心念念的恩公,“二……二哥疼吗?”

    傅晏止看着她愣了一下,卿卿……在关心他?

    “快!快去传太医来!”傅斯年亲自弯腰想将自己的宝贝女儿抱起来,傅晏止就僵僵的把抱着关静好的手收了回去。

    哪知傅卿卿太重了,傅斯年一抱之下竟是没抱起来,连带着他也坐到了地上。

    那丫鬟和旁边的人就手忙脚乱的来扶两个人。

    关静好羞的脸色涨红,傅卿卿太胖了!

    等关静好被手忙脚乱的抬到椅子上,傅斯年又是懊恼又是心疼,打女儿出生以来他连一句重话都没对女儿说过,如今居然错手打了她!

    关静好怕他又要迁怒傅晏止,忙伸手拉住他的衣袖道:“父亲不要怪罪二哥,不是二哥的错,是我自己不听话偷偷躲开二哥才会出事的,真的不能怪二哥。”

    傅斯年那一腔怒火也早被打在女儿身上的这一藤条更吓没了,正好太医匆匆忙忙进了前院,他忙先让太医给关静好瞧瞧有没有伤到哪里。

    “我没事……”只是一藤条而已,能伤到哪里,关静好觉得侯爷也宠溺太过了。

    “让太医瞧瞧,再瞧瞧你的腿。”傅斯年不放心,“可别伤了筋骨。”

    “那二哥呢?”关静好看定康侯爷怒气已烟消云散,小声的问:“二哥也挨了好几下。”

    傅斯年瞅了一眼仍然跪着的傅晏止冷道:“他有能耐殴打朝廷命官,受几下能怎么样?”

    偏心,定康侯爷太偏心女儿了。

    这一闹,傅斯年也没那么大火气再收拾傅晏止了,等太医瞧完天色已晚,他亲自送女儿回了房,带着一肚子无奈和那清秀的夫人回去了。

    余下的还有傅晏回、傅晏止和那哭的眼睛红的姑表姐伊月婉。

    “卿妹妹可把我们吓坏了。”她坐到榻边一双美目瞧着傅卿卿便又掉了眼泪,哽声道:“若是卿妹妹真为了沈大人之事想不开出了什么事,那姐姐我也不要活了。”

    关静好怎么听怎么不顺耳,这个姑表姐是嫌外人羞辱傅卿卿羞辱的还不够吗?还要在她大哥二哥面前羞辱她一次?她怎么就一口咬定傅卿卿是为了沈修想不开出事了,故意的吧。

    “表姐可别这样说。”关静好可不吃她那一套,“什么为了沈大人想不开出事,我是因被欺负了,跑得急不小心才摔的。”她看着伊月婉,“表姐说那话若是被人听见谣传出去,只怕全京都都以为我是求爱不成要跳崖,如此羞辱表姐是要逼死我吗?”

    伊月婉没料到她说这样的重话来,一时僵了一下,“是姐姐误会了,当时卿妹妹那样……我还以为你是想不开……”又忙道:“是姐姐不好,只有咱们兄妹在,就没顾忌那样多,卿妹妹没事就好。”

    谁跟你咱们兄妹。

    关静好不想跟她说话,一偏头道:“我累了。”

    伊月婉想她这会儿也心情不好,便没再说什么,擦了擦眼泪道:“卿妹妹刚醒,还是得多休息,那我和大表哥、二表哥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明日我再来瞧你。”又扭头瞧着傅晏止,“大表哥、二表哥咱们让卿妹妹休息吧。”

    傅晏回点了点头,丫鬟过来扶他。

    傅晏止却道:“你们先回去,我有几句话要对卿卿说。”

    伊月婉愣了一下又软声道:“二表哥……就不要怪卿妹妹了,她也受了惊,有什么话等她好一些再说好不好?别吓着她。”

    厉害厉害,关静好算是明白傅卿卿为何这么喜欢信任这个姑表姐了,她的每一言每一语听着都像是再向着傅卿卿,傅卿卿本就怕这个不苟言笑,有愧疚的二哥,估计当时一听二哥有话要对她说,以为是要教训她,怕是要命。伊月婉这几句话就像护着她的大姐姐一样。

    伊月婉这就是让傅卿卿疏远大哥二哥,故意宠坏她。

    “二哥,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关静好坐直身子,直接忽视伊月婉,对傅晏回道:“天色太晚了,大哥身子不好,我让香玉先送大哥回去,大哥别挂心我这边了。”又看傅晏止,“二哥坐下说吧。”

    香玉忙应是过去搀扶傅晏回。

    傅晏回瞧了一眼关静好,嘱咐了几句多加注意,就先出了屋子。

    他是在门口等一会儿,等到脸色难看的伊月婉出来,在回廊下对她道:“月表妹,卿卿说得对,你今日说言确实不妥,日后还请月表妹慎重言语,至于今天这件事,月表妹就不要再对旁人提起了。”

    他被冷风一吹,禁不住的咳嗽起来,香玉忙扶着他离开。

    余下伊月婉站在那冷风吹过的回廊里,盯着傅晏回的背影心中气闷,一个活不了几年的病秧子还来教育她,整个侯府谁把他这个短命大公子放在眼里了?想来今夜傅卿卿对她这般冷淡,也是受了傅晏回的撺掇,他也是白费力气,傅卿卿一向对他这个深宅养病的大哥没什么感情。

    她回头瞧了一眼傅卿卿屋子里透出的灯光,带着丫鬟回了老太太的院子,老太太喜欢她,留她住在她那边,是比亲孙女还要喜爱。

    ===================

    那屋子里暖黄色的灯照着,关静好与傅晏止单独相处,竟有些脸红,她让丫鬟给傅晏止上茶。

    傅晏止摆手让丫鬟退到外间去。

    关静好的心突突跳的更厉害了,低着头不敢看他。

    “卿卿。”傅晏止开口叫她。

    “唉,二哥我听着呢。”关静好忙抬起头应他。

    傅晏止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要说的话顿了一下,稍微缓了语气道:“今日之事我不想怪责你什么,既已生怪责也无用,但你要明白自己做错了。”

    “我明白的。”关静好诚心实意的道:“我错了二哥。”

    她如此了当的认错,倒是让傅晏止惊讶,“当真知错?错在哪里?”

    “知错。”关静好认真点头,“我不止不该今日偷偷去私会什么沈大人闹出这样的笑话,我从一开始就不该听信表姐的话给沈大人写什么劳什子信。”私通书信本就是不是闺秀该做的事,况且人家压根没想理你。

    傅晏止皱了皱眉,“伊月婉?是她让你给沈修写信的?”

    关静好又点头,“是啊,表姐说会帮我传给沈修,今日私会沈修也是表姐出的主意,她让我求二哥带我去,然后带着我偷偷的去找了沈修,说让我问清楚表明心迹。”

    关静好可不是傅卿卿,若非伊月婉的怂恿,傅卿卿那种性子怎么敢做出去表明心迹的事来?这个锅她不想自己背,错了就一起错。

    傅晏止的眉头彻底皱了住,可伊月婉却不是这样说的,伊月婉与他说的是,卿卿是真心爱慕沈修才做出这样的荒唐事来,她劝不住又不忍心卿卿难过才与卿卿一同去的。

    “二哥,我是真的知道错了。”关静好小心翼翼的看他,“我改行吗?”

    傅晏止看住她,她白白嫩嫩的脸上满是内疚和小心,而不是从前那种畏惧他的疏远冷淡。

    他竟有些……不适应,“知错就要改。”

    他的声音冷冷淡淡,像个教育人的老父亲一样,关静好完全可以想象到被侯爷和府上人宠着敬着的傅卿卿,对这个冷冰冰又爱教育人的二哥多惧怕和讨厌了。

    “改,我肯定改。”关静好道:“二哥说改什么我就改什么。”

    傅晏止更不适应了,声音却还是淡淡道:“一,从今往后不许再与沈修来往,书信、会面,任何往来都不许。”

    “好,不来往。”关静好毫不犹豫,“我誓日后连这个名字都不提起,就当他死了。”

    傅晏止皱皱眉,她是当真对沈修死心了?

    “二,与伊月婉也少来往。”傅晏止又道:“替你传信的丫鬟我会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