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45.四十五(1)

    此为防盗章, 24个小时后可观看, 见谅  那凉风沙沙吹过灌木丛,亭子里的伊月婉有些冷的抱了抱手臂, 就听傅晏止冷淡的道:“伊表妹可还有事?我还急着去找卿卿,有事便说。”

    从他口中听到傅卿卿的名字就让伊月婉心里堵, 要不是因为傅卿卿那件事,二表哥怎会疏远她?她搬出侯府这些日子连一面都没能见过二表哥,她想到此处心酸的眼眶红了红,柔声道:“月婉一直记挂着二表哥的伤势,只是搬出侯府后……二表哥太忙,总不得空见到,不知道二表哥的伤好些了没有?”她从衣袖里掏出一小瓶药,讨好的上前递给他道:“这是外祖母给我的,说是宫中赐下来的, 对外伤极好, 我特意带来给二表哥。”

    傅晏止低眼瞧了瞧那药, 那白玉的瓶子小小的一枚,是当初圣上赐给父亲的, 父亲舍不得用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却是给了伊月婉,想起今日老太太如何待卿卿的, 他就难以释怀。

    “不必了, 你外祖母给你的, 你就留着吧。”傅晏止语气冷硬, 有些话到嘴边却又瞧见不远的地方似乎隐隐约约有人,一忍再忍不想令她难堪,只是道:“太晚了,伊表妹还是快些回去,别让你外祖母担心。”他转身就要离开凉亭。

    伊月婉却焦急的叫了一声:“二表哥!”上前一步拉住了他的衣袖,眼泪就想翻涌出来,“二表哥可还在为卿卿那件事生我的气?那件事确实是我不对,可我没有坏心的,我当真是觉得卿卿那样喜欢沈大人,想替她出主意,我也不知沈大人会如此绝情的拒绝卿卿,还有人在偷听,二表哥……”

    “伊表妹。”傅晏止打断了她,回头瞧住了她,唇角一勾笑了一下道:“伊表妹为何如此关心我?”

    伊月婉被他那一笑勾的目眩神迷,他极少极少对人笑,平日里也只对傅卿卿笑,如今居然对她笑了,这样的好看,她的脸不可抑制的就红了起来,心口突突跳的厉害,“我……我为何如此关心二表哥,难道二表哥不明白吗?我是……”她手指抓紧他的衣袖,鼓足勇气道:“我是真心的喜欢二表哥。”

    她声音都在颤,听起来确实是孤注一掷般的勇气,那双眼睛里含着眼泪,颤巍巍的望着他。

    “哦?”傅晏止瞧着她低低笑了,“原来伊表妹喜欢我。”他瞧着她的手指,轻轻的将衣袖从她手指中抽出来,冷笑道:“还请伊表妹自重。”

    伊月婉懵在了那里,呆愣愣的看着他,“二表哥……”这是在拒绝她吗?

    “难道伊表妹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傅晏止的脸就那么冷了下来,他心中压抑着的阴暗像是被一下子挑开了,伊月婉的母亲和老太太一起联手逼死他母亲,害得他大哥常年病榻,他们兄妹三人相互为依到今日,这其中的酸楚无人能懂,他要出人头地就是为了能护着大哥和卿卿,他从来不是什么君子,“是我强行要伊表妹搬出侯府的,不是父亲的意思,是我。”

    他语气比山风还凉,“我也知道伊表妹找过我,我避而不见并非太忙,而是不想见你,从伊表妹搬来侯府的那一日起我就与伊表妹保持着距离,怎么伊表妹半点没察觉到我的用意吗?那今日我就与你说明,我的意思是——请伊表妹日后不要再自作多情。”

    伊月婉惊的后退半步,瞧着他只觉得他的眼神比刀子还冷,那唇角挂着轻蔑的笑令她止不住抖,“二表哥你……”他怎么可以把话说的如此绝情,她眼中的眼泪落的像珠子一般哭了起来,哽声道:“二表哥何必……何必如此?就算你不喜欢我……可我一个姑娘家与你表明心意……”难道就不该被珍惜吗?

    “何必如此。”傅晏止念着这句话笑了一声,上前一步慢慢低下头去俯在伊月婉耳边低声道:“你在陷害卿卿时怎么不想想她也是个姑娘家?恩?”

    他的声音带着笑却低冷的让伊月婉害怕,想往后退却又听他笑了一声道:“伊表妹可要哭的好看些,别辜负了看热闹的。”

    伊月婉一呆,还没明白过来他以转身离开,毫不留情。

    月色照在他的背上,他扫了一眼那灌木丛勾着唇角大步离开。

    那躲在不远处灌木丛里的几位忙往里缩了缩,却是惊动了一片树叶婆娑,伊月婉就惊恐的喝了一声:“谁在那边!”

    李小姐和几位贵女看傅晏止已经走了也不躲了,笑吟吟的站起来走了过去,抚掌赞叹道:“没想到啊,伊妹妹平日里看着乖巧,竟然有这等的勇气,私会傅二公子表白心意!”

    其中一名贵女学着方才伊月婉的样子拉住李小姐的衣袖,滑稽的道:“二表哥!二表哥!你难道还不明白月婉的心意吗?”

    夸张的惹得众人哄然大笑,将傅晏止那句,“请伊表妹日后不要自作多情。”又学了一遍,还将杜嘉颜拉过来问道:“不知道杜小姐怎么看啊?”

    众人可是知道杜小姐倾慕傅二公子已久,她父亲少傅也几次玩笑说要与两人说亲,所以故意这般的问道。

    杜嘉颜牵着傅卿卿,瞧着那在亭子里满脸泪水的伊月婉,笑了一声道:“不自量力,自取其辱。”她是打心底里瞧不上伊月婉这等家世一般,姿色一般,将心机摆在脸上的姑娘。

    伊月婉站在那亭子里宛如站在油锅之上,整个人都要炸开了,被听到了,傅晏止羞辱她的那些话被这些人全部听到了……连傅卿卿也在!

    她看着众人取笑她的眼神,傅卿卿淡漠的表情,恨不能即刻死在这里!转身要逃走,却被李小姐眼疾手快的拦了住,故意取笑她道:“伊妹妹急着走什么啊,快与我们说说你是怎么想的这般有勇气!那可是傅二公子啊,定安公主也晏止哥哥长晏止哥哥短的,你居然敢向他示爱!”

    她这话就像巴掌一样狠狠的扇在伊月婉脸上,那意思不就是说她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傅晏止?怎么敢自取其辱的向他表明心意?凭什么!他傅晏止不过是个耳朵残废的聋子而已!若非考上了会元,老太太才另眼相看,日后这侯位这侯府说不定轮不到他!老太太可是有意让傅怀瑾继承的,她怎么就配不上他了!

    “卿卿咱们回去吧,你二哥在找你呢。”杜嘉颜懒得瞧这些无聊的人胡闹,拉着关静好就走。

    关静好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伊月婉惨白着脸要挤开几人跑出去,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二公子是现了有人在偷听了,他是……故意的?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二公子如此绝情的一面,与平日里见到的完全不一样,甚至是有些狠毒的……

    “别看了。”杜嘉颜拉她离开了林子,冷笑一声道:“一报还一报,该。”

    两人行到大路上,刚要往路口的凉亭去,就瞧见一个小厮扶着傅晏回走了过来。

    “大哥?”关静好忙迎了过去,“你怎么过来了?是来找我的吗?”

    傅晏回闷咳两声向杜嘉颜点了头,又对关静好道:“找你半天了,四弟捉了许多流萤说要给你带回去玩。”

    “真好呀。”杜嘉颜羡慕的笑道:“我要是也有几个这样的哥哥就好了。”推了推傅卿卿,“快回去吧,时候也不早了,我也回去了。”

    “我送杜小姐回去吧,林子黑,路不好行。”傅晏回道,却又咳了一声问关静好,“月婉表妹呢?叫她也一起回去吧。”又有意的道:“二皇子方才来找你了,说有什么东西要给你,进林子里找你去了。”

    关静好一愣抬头瞧他,他的意思是……二皇子会在这个时候遇上伊月婉?

    是了是了,她忽然想起来傅晏回说过,上一世二皇子与伊月婉相遇是在伊月婉被傅晏止伤了心之后,那可不就是如今吗?

    傅晏止刚拒绝伊月婉,她伤心羞恼。而二皇子又正好去林子里找她……

    “叫上月婉表妹,快回去吧。”傅晏回嘱咐道,与小厮和丫鬟去送了杜嘉颜。

    等他们刚一走,关静好撒腿就往林子里跑,命丫鬟不要跟着她,一个人就跑了进去。

    她得赶快,在二皇子遇上伊月婉之前找到伊月婉,不能让他们相遇,如今的伊月婉可是恨透了二公子和傅家,绝对不能让二皇子喜欢上她!

    她气喘吁吁的跑回了之前伊月婉在的凉亭,却是不见了伊月婉,半个人影都没了。

    去了哪里?这个傅晏回也不与她说清楚伊月婉到底在哪里与二皇子相遇的!

    这夜里黑透了,林子里只有点点流萤和远处的灯光,许多贵女都已经回去了,林子里静极了,只听得到虫鸣叶响。

    关静好心急如焚,生怕错过了阻止他们相遇的最好时机,忽然想起一件东西来,她忙伸手从怀里摸出了那件东西——黑漆漆的玉石。

    是傅怀瑾那里得来说能灵魂附体的宝玉。

    她想了想,决定姑且一试,如果真能附体在伊月婉身上就好办了,若是不能……

    她将那黑色宝玉含在了嘴里,居然是苦的,苦的她皱眉,眼前顿时就是一黑,她一口气闷在喉咙里就昏了过去……

    那浑浑噩噩之中她觉得身子像柳絮一般,被一股力量推着飘荡,猛地按进了一具身体里,她浑身宛如被剥皮一般剧痛,令她一阵战栗低叫了一声。

    就听到有人在身侧慌张的叫她:“姑娘,关姑娘这是怎么了?快去找沈大人!”

    关静好魂魄附体,在一阵剧痛之中睁开了眼,她看到一盏灯笼放在身侧,昏黄的灯光照出一片光晕,她躺在林子外的大路之上,旁边蹲着一个紧张扶她的小丫鬟……

    这个丫鬟……竟然是之前一直在沈府服侍她的巧莲,她仔细看,忽然从丫鬟的双眼里看到了她的心里话——这个狐狸精可别死在我手里,不然老爷定是要怪罪于我了!

    她猛地坐起身,天旋地转的一阵恶心,身子又沉又重。

    “关姑娘可别吓奴婢!您怎么突然昏倒了?”巧莲担心的扶着她。

    关静好托着晕眩恶心的脑袋缓了口气,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摸到了脸上的面纱,她的手指颤,无比确定自己没有附体在伊月婉身体里,而是……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中,关静好的身子里。

    凭她上一世的记忆,现在的关静好刚刚面见过太子,沈修派巧莲将她送回房中休息,这应该是在回去的路上。

    她居然……回来了!

    “关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可要叫老爷过来瞧瞧?”巧莲担心极了,这关静好如今正是得宠,可不能有什么闪失。

    关静好托着晕乎乎的脑袋忽然笑了,扭头看了一眼巧莲道:“我没事,我好的很,简直太好了,不必叫沈,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