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39.三十九(1)

    此为防盗章,24个小时后可观看, 见谅

    傅晏回下意识的跨出房门伸手将门关了上。

    那厢房里烛火跳跃, 关静好头晕目眩的趴在榻上缓着气就听见窗外傅家两公子称了一声:“二殿下。”

    闻人重芳找来了?

    她忙坐起来双手撑在傅卿卿身侧,俯身与她低声道:“嘘, 你听我跟你说, 方才我为了拆伊月婉的台, 故意勾引了二皇子,如今他可能来找我了, 他对我有意, 你在我的身子里注意分寸别露了陷。”

    傅卿卿昏昏沉沉的躺在榻上瞧着她, 竟觉得自己那张脸也没那么难看, 她小声的问道:“静好姐姐只与二皇子接触那么短的时间,怎么就可以让他来找你呀?”好厉害,她很是钦佩的望着关静好。

    关静好冲她一笑, 手指摸过她那张妖媚的脸道:“你既用了我身子, 就该懂的利用我的优势,我这张脸不是白长的,只要你稍微用些心思,没有男人会不喜欢。不必怕你用的那些小心思小手段被看穿,便是看穿了那些男人也会觉得你是为了讨好他, 男人是不会抗拒美人讨好的。”

    傅卿卿一脸崇拜的仰视着关静好, “静好姐姐好厉害, 你能不能教教我?”

    “大胆点。”关静好手指一抬她的小下巴道:“不要畏畏缩缩, 浪费了我这张脸。”她听到外面沈修的声音, 便压低了声音贴在傅卿卿的耳侧,“你既不顾一切宁愿辜负傅家人也要试一次,就不要再辜负了自己。”

    傅卿卿慢慢眨了一下眼睛,“静好姐姐是不是觉得我太不知好歹,太自私了?”

    “是。”关静好毫不掩饰的轻声道:“但谁不自私呢?我当年为了赎回自己出卖太子殿下何尝不自私?可是你要明白,既然选了多少苦都得自己咽,如果他日沈修没有为你改变,你要负起责任,亲手杀了他,不要连累他人。”她看着傅卿卿,“明白吗?”

    傅卿卿被她那眼神瞧着心头紧,轻轻点了点头,“我明白的,自食其果,我一定不会连累傅家和大哥二哥的……”

    “那就好。”关静好摸了摸她的脸。

    外面的沈修已经开门见山的道:“打扰两位公子,我手下一位姓关的侍女走丢了,我听人说似乎见到傅二公子将她带到了傅小姐这里……不知她可在此处?”

    傅晏止眉头动了动,姓关?

    “她脚受了伤。”闻人重芳看了一眼那一旁的大夫,“二公子请来了大夫,想必她是在这里了。”

    傅晏止没说话。

    傅晏回先笑道:“原来是沈大人的侍女,我五妹在林子中瞧见她受伤难以行走,所以托我二弟将她先行带了回来。”

    “多谢傅家两位公子,以及傅小姐。”沈修客客气气的道:“就不劳烦几位了,我这便将她带回去。”

    他上前就想去敲门,被傅晏止伸臂拦了住,“我五妹在休息,不方便。”他看闻人重芳,“请二殿下与沈大人先行回去,我自会差下人将那名关侍女送回去。”

    沈修的眉头一蹙,傅晏止纯粹是在找他的麻烦。

    闻人重芳刚要笑着打圆场,那门就被拉了开,屋内的烛火摇曳,傅卿卿扶着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站在门口,他的目光落在那女子腕上包着的手帕上,冷笑了一声,果然就是她,她居然是沈修要献给太子的人!

    “原来是沈大人的侍女啊,早知我就不救了。”关静好冲着沈修冷笑了一声:“免得传出去大家又该以为我是有意救下沈大人的人来讨好你,还请沈大人跟大家说清楚,别又没完没了的跟你扯上关系。”

    她语气半点不客气,噎的沈修心情愈烦躁,他本来确实以为傅卿卿就走静好,是为了接近他……没想到先被她嘲弄了一番。

    “傅小姐放心,我自会处理,不会累及傅小姐的名声。”沈修冷冰冰的道,抬了抬下巴,让巧莲去将关静好扶过来。

    傅卿卿低声与关静好说了一句:“谢谢你。”扶着巧莲出了屋子。

    傅晏止有意无意的将目光落在她身上,现闻人重芳一直注视着她,不知为何有些气恼的侧过了眼,冷声道:“一个侍女竟惊动了二殿下与沈大人,可真是了不起。”

    关静好悄悄看了一眼傅晏止,二公子是误会她与沈修的关系了吗?是……讨厌她了?

    沈修也无心与他们多言,与闻人重芳带着傅卿卿便告辞离开。

    等他们出了院子,傅晏止有些说不清的心烦气躁,只嘱咐卿卿早些休息便也回了房。

    关静好那些想解释的话又无从解释的看着他远去,二公子一定是讨厌她了……

    “别看了,人已经走了。”傅晏回站在她身后道。

    关静好吓了一跳回过头去,“你怎么还没走?”

    傅晏回看着她,心平气和的伸出手去,“附体宝玉拿来。”

    关静好在那袖子里握紧了她从口中偷藏起来的黑宝玉,“不给,这是四公子送给我的,凭什么给你。”她转身回屋要关上门。

    傅晏回伸手按住了门,“不要胡闹了,那附体宝玉是为了保住晏止的命。”

    关静好的手指就是一顿,在那门后看他,“什么意思?”

    傅晏回站在那门外月下,苍白的宛如鬼魅,幽幽叹了口气,“看看你的右手腕。”

    关静好抬起手腕,瞧见自己的右手腕上有一条极细极细的黑色手链,像是绳子又像是剪不断的铁丝,细的她平时都没注意到。

    “你和卿卿腕上都有,这是你们可以灵魂互换的链接之索,只有绑定了这绳索的两个人才可以互换身子。”傅晏回解释道:“其他人就算含了宝玉,没有绑定绳索也是不会有用的。”

    关静好恍然大悟,怪不得她含了宝玉也不能和伊月婉换身子,只能和傅卿卿换,原来只有绑住的两个人才可以互换。

    “晏止和怀瑾也绑了。”傅晏回低声道:“只是他二人并不止这绳索和宝玉的含义。”

    关静好猛地抬头看他,“你……为什么要……”

    “为了以防万一保住晏止。”傅晏回毫不隐瞒她道:“若是这一世我依旧无法改变傅家的命运,晏止还是会死,那时候我会让怀瑾含住这宝玉,与晏止交换身体。”

    让傅怀瑾和二公子交换身体??关静好想到他说,上一世傅家只有傅怀瑾最后充军流放保住了一条命,那他的意思不就是让二公子附体在傅怀瑾的身子里,继续活下去吗?

    那傅怀瑾……且不是会死?

    关静好忽然觉得他太可怕了,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可怕,“你没有告诉他们这些?你给四公子这块宝玉,只是为了利用他保住二公子的命?”

    “是。”傅晏回道:“我会拼尽全力保住傅家,但如有不测,我只能选择保晏止。”

    “你真自私。”关静好瞧着他脊背寒,“自私的可怕,四公子一直将你当成最好的大哥……”

    “谁不自私?”傅晏回皱紧了眉问她,“若是让你选晏止和怀瑾只能活一个,你会选怀瑾吗?”

    关静好被问的语塞。

    “总是要有人来当恶人,我尽我最大的努力保下所有人,如果做不到,那就让我来当最可恶的那个人。”傅晏回对她伸出手,“拿来。”

    关静好盯着他掏出了那块宝玉,在放在他掌心里时又问:“那我和傅卿卿你选择了保住谁?”

    傅晏回握住了那块宝玉,也握住了她拿宝玉的手指,看着她认认真真的道:“你们都不会死,我让你们交换身子就是为了保住你们两个人。”

    关静好愣了一下,他已将宝玉拿回去,低声道:“你做卿卿是不可能嫁给沈修的。卿卿在你身体里,也绝不会甘心去侍奉太子,出卖太子,我了解卿卿,她的爱没有她自己想象的那么伟大没底线。”

    他在门外叹了口气,说了一句,“好好休息。”将门关上离开了。

    关静好站在那门口,不得不承认傅晏回确实令人哑口无言,她和傅卿卿交换身体,各自有各自的底线,确确实实不会走到上一世那种地步。

    她不会被伊月婉怂恿嫁给沈修,傅卿卿也不会甘心的跟了太子,出卖太子,她大概会心死在那一刻,所以傅晏回才这么放心的让傅卿卿在她身体里,留在沈修身边?他就是为了让傅卿卿心碎然后死心?

    她这次又被傅晏回算计了!她气恼的一脚踢在门板上,“怎么会有傅晏回这么老奸巨猾的人!”

    ================================

    那月光皎洁照着两头。

    沈修的厢房中,闻人重芳还没有走,他坐在那里一瞬不眨的盯着傅卿卿,她还带着面纱没有摘,太医为她看过了脚,包扎了伤口。

    沈修将太医送走了许久,闻人重芳依旧坐在那里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二皇子……”

    “你为何还带着面纱?”闻人重芳终于开口问傅卿卿,“故弄玄虚?还是欲拒还迎?方才你不是很主动的向我示好吗?”他心中恼怒半点未消,从知道她是沈修准备献给太子的女人之后,他就十分恼怒,既然是献给太子的,又为何来勾|引他?玩他呢?

    沈修看了一眼傅卿卿皱紧了眉。

    傅卿卿却是有些紧张的低了低头,想着关静好与她说的那些话,开口道:“二殿下误会了……我……”

    “误会?”闻人重芳打断她,“那你说说看,你是何意?向我示好又莫名其妙消失,是沈大人这么教你的吗?”

    “二皇子。”沈修听不下去的打断他,“您该回去了。”

    闻人重芳坐在那里笑了一声,抬头对沈修道:“本王今晚不回去了,让你的绝色美人留下侍|寝,本王替太子先品品这个小东西。”

    傅卿卿猛地抬头看向闻人重芳,他眼睛里满是戏谑,心中却是恼火了:既然敢玩弄与他,那就别想跑!

    “二皇子。”沈修也紧蹙眉,不满的道:“您该知道我今夜带她见过了太子,太子对她很满意。”

    “那又如何?”闻人重芳冷笑着看傅卿卿道:“美人多得是,你再找一个给太子,本王今夜就要她了。”

    傅卿卿忙去看沈修,只见沈修紧蹙着眉头没有开口说话,他那双眼睛里望进去,心里是在思索,思索的是:不好在此时得罪二皇子,但太子又十分喜欢她,美人易得,但她这等绝色难得,是献给太子?还是先给了二皇子?不知太子介意不介意她非完|璧|之身……

    她站在那里心寒透顶,沈修……像是根本没有把她当成一个人。

    “沈大人……”她望着沈修,指甲几乎攥进手掌里才令自己不要抖,“你是不是觉得买下我……就可以随意糟|蹋我?”

    “这么晚了……”巧莲有些不情愿,“不如明日奴婢再来……”

    “好啊。”关静好打断她,对她笑道:“我使不动你,那我自己去找。”

    巧莲哪里敢得罪她,如今她可是正得沈修宠爱,便忙道:“奴婢去奴婢去。”她满心的怨言,却还是又原路返回进了林子里。

    等她一走,关静好快步往林子里去,真是机缘巧合啊,没想到歪打正着回了自己的身子里,但如今还是要先找到伊月婉,不论是用什么法子,也不能让二皇子瞧上伊月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