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34.三十四(1)

    此为防盗章, 24个小时后可观看, 见谅  他的话像夜风一样吹过来, 吹的关静好站在那里望着他望着他, 眼睛就红了,不知怎么的浑身战栗凉的掉眼泪。

    从来从来没有人这么与她说过,没有人等着她来接她。

    傅晏止看她站在那儿呆愣愣的掉眼泪皱了皱眉, “怎么?你不是关姑娘?”

    “我是!”关静好忙抬手擦了眼泪,快步迎过去,脚却疼的一瘸一拐的, 她根本不在意傅晏止要接她去哪里,对她来说只要二公子说,去哪里都可以。

    傅晏止的目光落在了她受伤的脚上, 再收回来时往前走了两步迎上她, 语气淡淡的问道:“关小姐受伤了?”

    关静好举着划伤的手晃了晃弯眼笑道:“划破了一点皮而已, 已经快好了。”

    傅晏止瞧着她, 她眼睛还是红红的,脸上的泪痕未干有些脏兮兮的,却冲他笑的灿烂, 一双眼弯的像月牙,明明是一副冷艳的长相却笑的没心没肝, 令他在心里忍不住起了笑意。

    关静好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二公子的心里是在觉得她可爱吗?她瞧着傅晏止的眼睛, 想多看透他心底里的话, 傅晏止却低下眼睛看住了她的脚, “我是说你的脚。”

    “脚?”关静好茫然的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脚,确实挺疼的,好像是扭伤了。

    “还能走吗?”傅晏止问她。

    “能走。”关静好抬头又冲他笑,“只是扭到了不碍事的。”

    傅晏止点了点头,“那便走吧。”他请她先行。

    关静好这才想起来问他,“去哪里?二公子来接我去哪里?”

    “卿卿说她的一位朋友会来此地找她,让我来接她过去。”傅晏止道:“关姑娘先行。”

    傅卿卿……已经回到自己的身体里醒了吗?所以让二公子来接她?接她……必定是有话要与她说吧。

    关静好想与他同行,他却有礼又疏远的与她保持着几步的距离,让她行在前面。

    月色皎皎照的树影婆娑,铺满那条落叶一地的小路。

    关静好吃力的行在前面,听着身后的脚步声,二公子慢腾腾的跟在她身后两步远的地方,她行一步,他便也挪一步。

    她不知自己的右脚是不是真扭伤了,这会越走越疼,酸胀的她抬不起来,不敢吃力,走了几步就有些踉跄险些摔倒,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抓住了她的手臂,托住了她。

    “关姑娘可需要我扶你?”傅晏止依旧语气淡漠的问她,像是如果她说不需要,他就会收回手去一般。

    关静好低眼瞧着那只手,她跟着沈修这么多年,活下来的盼头就是赎回自己去找二公子,她回过头去轻声问:“二公子能不能背背我?”

    傅晏止顿了一下。

    关静好在他那眼睛里看到他心中与口中丝毫不差的道:“如果关姑娘不介意的话。”

    关静好笑了,“劳烦二公子。”她如何会介意,这可能……是她用自己的身子能离二公子最近的距离了。

    傅晏止在她眼前蹲了下去,关静好轻轻的趴在他的背上,感觉到他握着拳头抱住她的腿将她背了起来,手指没有碰到她。

    她听到他无意的脱口说了一句:“好轻。”

    关静好趴在他的背上望着他的侧脸眨了眨眼,慢慢的将脸靠在了他的肩膀上,那么近,她可以感受到他的温度,他的气味,那气味是清清淡淡的令她想起她的父亲,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她的父亲也会这样背着她回家,一路哼着听不太清的小曲儿,那时她也有人疼爱。

    “二公子还记得我吗?”她靠在那肩膀之上轻轻的问。

    傅晏止没有回答她,只是背着她一步步往前走,脚下的枯叶窸窣,他神情静的像没有回响的枯井。

    关静好等了许久,看到他耳朵旁像是被针灸扎过的印子才忽然想起来,他的右耳是听不见的……

    她不知为何有些想哭,她抱着傅晏止的脖子,与那只听不见的耳朵极轻极轻的道:“您可能不记得我了,但我从未有一刻忘记过您,我……”她喉头里难以抑制的哽咽了一下,她忙闭上嘴,不想让自己哭,“您是个非常非常好的人,一定会多福多寿,平安康泰,与您喜欢的人举案齐眉,长命百岁……”

    她在这一刻觉得即心酸又幸福,“我一定会为二公子除掉那些伤害您的人。”

    那月色太好,照的她无所遁形,趴在他的背上轻轻抽泣。

    “关姑娘?”傅晏止忽然开口,“你在哭?”

    关静好忙停下抽泣,哽声道:“我没事,我只是……脚太疼了……”

    “马上就到了。”傅晏止加快了脚步,“给大夫瞧过就不疼了。”

    那语气竟像是哄卿卿时才用的,令关静好愈的忍不住想哭。

    是到了傅卿卿的厢房里,她还没止住抽泣,多奇怪她平日里挨鞭子都不曾哭过,可如今哭起来却是止不住。

    那厢房里点着灯,傅卿卿与傅晏回都在,瞧见傅晏止被她进来皆起了身。

    “怎么回事?”傅晏回快步过去,看到关静好像只花脸猫一般趴在傅晏止的背上抽泣,以为生了什么,“关姑娘这是……”

    傅晏止将她轻轻放在椅子里,对傅晏回道:“她脚扭伤了,我去找大夫过来。”要走,衣袖却被一只手拉了住。

    关静好坐在那里抽泣着抓着他的衣袖,像个小孩子一般。

    傅晏止想抽出衣袖,竟是有些不忍,俯下身低声与她道:“我去找大夫,很快。”

    关静好抬起头来看他,红的眼,满是泪水的脸,与他道:“谢谢你。”为亲自与他说这一句谢谢,她撑了许多年。

    她生的美,哭起来像是雨打芍药,令人心生恻隐。

    傅晏止竟有些被她晃了神,忙抽回了衣袖转身离开。

    关静好看着他出了厢房,低下头去慢慢的擦了擦眼泪,她知道是傅晏回让二公子去找她回来的。

    “不要哭了。”傅晏回递了帕子给她,叹了一口气道:“你不该拿走那块附体玉贸然行事的。”

    关静好擦干净泪水,再抬起头时已经不哭了,她心平气和的看着傅晏回,又看怯生生站在桌子边的傅卿卿,“为什么?我拿回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