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3.二十三(1)


啊, 这是她的身子。

    关静好躺在那榻上捂着额头缓出了一口气,刚刚交换身子的头晕目眩令她不适应,她慢慢呼吸坐了起来, 脸颊上挨那一巴掌火辣辣的疼,她伸手摸了摸低笑一声,打了她的就得还回来。

    傅卿卿在那榻上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将口中的宝玉吐出来,趴在榻上看她轻声问:“静好姐姐打算……怎么做?杜小姐是准太子妃,沈修……是不会为你我撑腰, 得罪她的,只怕是……”要报这羞辱之仇太难了。

    关静好瞧着她笑了一声, 俯下身看她问道:“你终于看清楚沈修的面目了?”

    傅卿卿抿了抿嘴,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看清了就好。”关静好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沈修算什么,你可以有个更好的靠山,只是你自己不会利用我你既然我最大的优势。”

    傅卿卿不明白的眨眼看她,最大的优势?是说样貌吗?那靠山是谁?

    “我不如你卿卿,你出身好,父兄护着你,没有人会护着我, 除非在我身上有利可图。”关静好摸着傅卿卿的脸, 笑笑道:“所以我的样貌对我来说, 就是我最大的武器。”

    “静好姐姐……是要利用自己?”傅卿卿还是不太明白她要做什么, 如何利用自己的样貌?

    关静好脸对脸的冲她一笑,媚眼如丝笑的傅卿卿心悸,听她道:“看好了,日后别再被欺负了。”

    她香了一口傅卿卿的脸,笑着起了身,刚要出去又听见外面傅晏止似乎进来了,站在屏风外叫了一声:“卿卿,你还好吗?”

    她心一虚忙又回去小声与傅卿卿道:“那个……你二哥好像生气我与沈修走的太近了,你好好与他解释,他这边就交给你了啊,别惹他生气。”

    二哥……就在外面。

    傅卿卿看那屏风外站着的一道身影,不知为何心里酸了酸,从前她怕二哥,总觉得二哥不理解自己,比父亲还严厉,一再的管着她,阻止她与沈修在一起,说为了她好,她还为此事疏远了二哥……如今想来,“为你好”这三个曾经最讨厌的话,竟是这般的酸楚。

    她点了点头。

    关静好这才出了那屏风,正好与站在外面的傅晏止撞了个正脸,两下皆是一呆,关静好瞧着那张近在眼前却冷冰冰的脸,心虚的低下了眼,怎么又是在这样狼狈的时候见了二公子……

    闻人重芳看不过眼的干咳一声道:“关姑娘能不能告诉本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定安在旁边不解道:“我不是已经告诉二哥怎么回事了吗?”

    闻人重芳赶忙瞪了她一眼,这丫头就知道拆他的台!

    那房门外传来脚步声和贵女们的说话声,杜昭华与杜嘉颜几人正要过来拜见二皇子与公主。

    来的正好。

    关静好绕开傅晏止,走到闻人重芳面前看了他一眼。

    她那一眼令冷艳又委屈,带着白生生的脸上红肿的手指印可怜的令闻人重芳心头抽了一下,又想起那一夜她哭的像只小兔子一般,“你的脸……找太医来给你瞧瞧吧。”

    那门外,杜昭华与杜嘉颜几人已经到了门前,与门口站着的沈修打了招呼。

    关静好什么也没说,快步走了过去,她本生的妖媚,冷若冰霜时莫名让人觉得不好惹,走过去连个招呼都没打,一伸手劈头盖脸的一巴掌就甩在了杜昭华的脸上。

    “啪”的一声吓的一众贵女尖叫出声,杜昭华被扇的踉跄半步险些摔倒,整个人都懵了。

    “昭华姐姐!”杜嘉颜惊魂未定忙伸手扶住她。

    谁也没料到关静好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动手打人,还是打杜昭华,连屋子里的二皇子、傅晏止都愣了。

    “哇。”定安惊呆的小声道:“连理都不讲了。”

    谁还跟她们讲理!关静好冷笑,她这个人一向不讲理,“这一巴掌的还给杜小姐的,刚刚那个打我的婢女在哪里?”她眼睛瞄到了杜昭华身边的侍女,这就是刚刚打耳光的丫鬟,她眼疾手快的上前一把就拽着那丫鬟手腕将她攥了进来,一巴掌扇在她脸上喝道:“跪下!你是右手打我的吧?”

    那丫鬟万没想到她手这么黑,一耳光扇的她眼前黑,尖叫声没出口就被一脚踢在膝盖上,噗通跪了下去,一只脚狠狠的踩在了她的右手掌上,疼的她一阵尖叫。

    “静好!”沈修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要将她拖进来,低喝道:“你疯了吗!你知道你打的是谁吗!”又压低声音,“杜家怪罪起来,连我都保不住你!”

    那丫鬟啼哭尖叫要跑,贵女们也吓的慌了,她们可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状况!平日里顶多是嘴上嘲讽谁,哪有上来就亲自动手,简直……又粗俗又可怕!

    “我没想让你保我。”关静好瞧着他的眼睛轻声道:“沈大人还是保你自己吧。滚开。”她甩开了沈修的手。

    她才不怕,她无父无母,有牵扯的也就沈修了,最好连累沈修让他外忧内患,便是杜家怪罪到她头上她也不怕,因为……她了解了二皇子的心思,他怎么也不会看着杜昭华在他眼前动她的。

    那丫鬟哭喊着从她手下逃了出去,哭倒在杜昭华的脚边。

    杜昭华脸上热辣辣的疼,她长这么大从来没被人打过,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她的脸,当下怒不可遏的喝道:“哭什么!将这疯女人拿下!还不拿下!”

    那些贵女们的丫鬟便都有眼色的应是上前去要替主子出气,拿下关静好,可还没上前两步就听有人冷喝一声:“本王在这儿,哪个狗奴才敢随便动手!”

    那些丫鬟婆子便都不敢上前,纷纷跪了下去。

    闻人重芳就站在了关静好的身侧,负袖蹙眉道:“事情还没搞清楚,你们这些狗奴才就敢对小姐动手!”

    那些丫鬟婆子不敢吭声,贵女们却是惊的呆了住,这二皇子……居然帮着一个无名无分的宠姬?

    关静好却是不惊讶,她了解男人,他们有一种救世主的情怀在,况且二皇子对傅卿卿应该是真动了心,他巴不得有个英雄救美的机会。

    “二殿下。”杜昭华又气又怒,却仍要在众人面前维持着仪态,扶着杜嘉颜的手上前道:“二殿下是亲眼所见,此人对我动的手,还有什么没搞清楚的?”她眼眶红了红,恶狠狠的盯着关静好,“还没人敢对我如此放肆,今日我非要让她明白后果不可,还请二殿下不要插手!”

    “是啊!刚刚二殿下可是亲眼所见这疯女人上来就打了昭华姐姐!”杜嘉颜与那些贵女们帮着杜昭华义愤填膺的道。

    闻人重芳被叽叽喳喳吵的有些脑壳疼,看了一眼关静好,她却丝毫不见怕的,慢条斯理的打断她们道:“先动手的可不是我,是杜小姐。”

    关静好抬手摸了摸自己红肿的脸,冷笑道:“一耳光还一耳光,这不是很公平吗?怎么杜小姐打得了我,我就不能还手了吗?”

    “你是什么东西敢跟我还手!”杜昭华再维持不住仪态嘶吵道:“京中谁人不知你只是沈修买来的宠姬!什么主子小姐!”

    “杜小姐。”

    “杜小姐……”

    沈修与闻人重芳几乎同时开口打断了她,闻人重芳扫了一眼沈修,与杜昭华道:“京中那些谣言杜小姐还是不要信的好,关姑娘乃是沈大人的远房表妹,这点我可以作证。”

    杜昭华那些话就堵在了胸口,谁能当着二皇子和沈修的面直接说出,‘别装了,表妹带去见太子?不过是为了献女人给太子打的遮掩而已!’

    “杜小姐报官吧。”关静好盯着她身后的丫鬟道:“你肯罢休我还不肯,咱们就对付公堂,来讲清楚你凭什么带着这些贵女小姐欺辱我,指使你的奴婢对我动手?让官老爷来断,若是当真我理亏不对,我甘愿将这只打你的右手打断了向你赔罪。若不然……还请杜小姐给我个公道。”

    贱人!

    杜昭华气的眼眶红,她还真把自己当小姐了吗?难道她会不知今日羞辱她是为了什么!她太明白了,就是因为明白才敢这么说!今日之事就没法摊开了讲明说,难不成说她是作为准太子妃给觊觎太子的宠姬立下马威,让她识趣一点远离太子吗?

    这若是传出去,满京都那些嘴碎的还不说她没当上太子妃就善妒立威吗?

    关静好这个贱人不要脸面,她还要!

    “是杜小姐先动手打人的,我可以替静好姐姐作证。”傅卿卿从那屏风后出来想要帮关静好。

    王秋良早就看不惯傅卿卿了,方才又被傅卿卿那般的羞辱,当即便道:“这件事与傅小姐没有关系吧?你就这般的想帮沈大人吗?”

    “我是帮理,你们凭什么欺负人?”傅卿卿有些急恼。

    傅晏止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拉到身侧,与杜昭华她们道:“既然此事这么说不清楚,那就报官吧,肆意伤人。二殿下不要插手。直接经由官府,由官府来审问在场的每一位,将此事判定清楚。”

    他的声音冷冰冰的,像下决断一般,在场的诸位贵女听了之后皆都有些打退堂鼓,哪有闹到公堂的啊,那多丢人。

    关静好看了一眼傅晏止,他也正好瞧她,蹙着眉冷冰冰的令她慌忙收回了目光去,他是不是更觉得她烦了?

    “昭华姐姐。”杜嘉颜拉着杜昭华的手,与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冲动。

    那闻人重芳也趁热打铁的小声与她道:“杜小姐,依我所见,真闹大了对你没什么好处。”

    是啊,百害无一利,她非但丢尽颜面,让太子和皇后知道只怕会不喜欢她,毕竟皇后看重她就是因她庄重识大体,她也不想让太子厌恶她,觉得她善妒不容人。

    她紧攥着手指,盯着关静好几乎要将她盯穿,杜嘉颜就俯在她耳朵边极轻极轻道:“来日方长,不急这一时收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