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3.十三(1)

    那丝竹声响婉转不散的铺展在月色下,晚宴之上推杯换盏,互相奉承攀谈。

    酒是圣上赐下的琼浆果酒,佳肴是山间野味和爽口小菜,但关静好只吃了几颗葡萄,再没有动过别的,倒是那果酒她喝了三四杯。

    那婉转的乐曲令她有些伤情,上一世沈修为她请了不少女先生教她各种乐曲和跳舞,她学得一手好琵琶,当初也是下了苦功夫的,那时候想学好了琵琶就算日后再逃,也可以街头卖艺不是。

    这酒好喝,她是个酒量不错的人,又是果酒不免想多喝几杯,却在再去倒酒时被傅晏止拿走了酒壶。

    “你何时起这么爱喝酒了?”傅晏止将烤好的野味切成小块放在她面前的碟子里,“吃些东西。”

    “我不饿。”关静好如今看见油腻的就反胃,“这酒只是果酒,不上头的,父亲都准我喝。”

    傅斯年侧头瞧过来便笑了,“难得出来玩,卿卿爱喝就多喝几杯也无妨,这果酒酸酸甜甜的小姑娘喜欢。”又对关静好道:“等明日我向圣上讨些来给你带回去喝。”

    傅晏止无奈的叫了一声:“父亲。”

    傅斯年已笑道:“你小小年纪怎么学来的如此刻板,也不知随了谁的性子。给她给她。”

    “就是嘛,二哥有时候比父亲还严厉。”傅怀瑾也道。

    傅晏止满心的无奈,以为他想吗?

    关静好瞧着他,以为他同意了便伸手去勾那酒壶,却被他又捉住了手。

    “你腿伤还没好利索。”傅晏止低声与她道。

    “可父亲都说喝一点没事……”关静好的酒虫被勾了出来,心痒痒的。

    傅晏止瞧她一眼,俯下头来在她耳侧问:“你听父亲的,还是听我的?”抓着她的手按在了她的膝盖上,“听话。”

    关静好的心像是被他捂在掌心里,噗通噗通跳的厉害,她没想到自己居然如此喜欢被管着……

    酒宴吃的差不多了,皇后便带着女眷到那清凉台一侧的小亭子里闲玩。

    杜嘉颜过来叫她一块过去,说是皇后设了几个小游戏玩乐。

    她本不想过去凑热闹,可傅晏回与她笑道:“去吧,月婉表妹也过去了,你们一道玩。”

    她知道,傅晏回这是在提醒她注意伊月婉与二皇子相遇,便起身拉着杜嘉颜的手一块过去了。

    傅怀瑾看的很是羡慕,嘟囔道:“我也想一块过去玩。”

    傅斯年乐道:“一群小姑娘玩,你个大老爷们去凑什么热闹。”

    “就是一群小姑娘才好玩。”他小声嘟囔,还是被傅斯年一巴掌拍在了背上。

    “你小子少胡说八道!”不成个样子。

    =================

    关静好跟着杜嘉颜过去就有些后悔了,皇后带着那群贵女们在玩传花击鼓行令,鼓声停时花传到谁手里,谁就赋诗一。

    她大字不识几个哪里赋得了诗,放眼望过去,挨着皇后坐的除了定安公主便是老阁主之女杜昭华,想来是皇后想借玩乐相看相看这个准太子妃的才学。

    这凉亭里一圈坐着玩击鼓行令的都是京都中家世背景数一数二的,不是皇亲国戚就是老阁主、少傅之类的嫡女,一些排不上名号的都站在凉亭边上奉承着,希望能得皇后另眼青睐,伊月婉就站在边上的犄角旮旯,她父亲官职本就不是太高,如今又没了父亲,是沾了侯府的光才能来着避暑山庄,哪里轮得到她坐下。

    傅卿卿不同,她可是正经的侯爷嫡女。

    杜嘉颜拉着她过去,落落大方的向皇后行礼。

    皇后让她俩起来,瞧着傅卿卿笑道:“你便是傅家的幺女吧?果然是傅会元生的一样白。”

    关静好倒是不怯场,上一世她侍奉太子也是见过皇后的,“多谢皇后娘娘夸赞,还是二哥更白一些,我只是胖就显得白了。”

    皇后瞧她白白胖胖的又直爽,倒是可爱,便让杜嘉颜拉她坐下一块玩。

    关静好本不想玩,如今也不好推诿了,尤其是外面站着的那一些贵女频频白眼她,那不服气的样子令她心里舒坦。

    她特意回头看了一眼就在她身后的伊月婉,她脸色难看的对她笑了笑,叫了一声:“卿妹妹……”

    关静好理都没理的又转回头去,她猜伊月婉现在一定后悔跟傅卿卿闹掰了,不然这会儿肯定能沾傅卿卿的光一块坐下玩。

    那凉亭外击鼓声起,一枝莲花在众人手中传来传去毫无悬念的落在了定安公主手里。

    定安公主毫不扭捏的起身赋诗一,博得了满亭赞叹。

    诗好不好关静好不知道,但她知道击鼓的宫女是皇后身边的老人,定是明白皇后的意思,这关第二轮定是落在杜昭华那里。

    果然第二轮莲花准确无误的落在杜昭华手中,她拿着莲花笑盈盈的起身,略一沉吟,胸有成竹的念了一五言诗,晚风吹拂她的绯色衣袖,倒是真的端庄秀丽。

    皇后十分满意的拉着她的手又是夸又是赞,亭子里的贵女闺秀也都了然,这太子妃之位看来是稳了。

    那鼓声一遍一遍的响过,几位有名的才女都赋过了诗,赞叹声不断,笑声不断,大家玩的不亦乐乎,只关静好瞧着落在掌心里的一瓣莲花瓣有些无聊,还不如与二公子他们一块喝酒说话了……

    她正想着杜嘉颜猝不及防的将莲花塞进了她掌心里,她吓了一跳忙要传出去,鼓声却正好停了。

    满亭笑声,杜嘉颜也乐了,“让你走神,这下轮着你了!”

    众人都起哄让她起来赋诗,要看看才高八斗的傅二公子的妹妹是何等有才学。

    那之前因偷听了傅卿卿示爱沈修,被傅晏止狠揍一顿的李公子之妹也在,她最兴奋的道:“傅小姐可不要丢了你二哥的脸啊,我可听说傅家大公子也是深藏不露,从小就是他教傅小姐读书识字的,今日可要瞧瞧大公子的高徒了。”

    关静好知道,大家这是等着看她出丑闹笑话呢,她起身谦虚的对皇后与众人道:“皇后娘娘别笑话我,赋诗这等高雅的学问我一向做不来……”

    “你二哥可是连父皇都夸赞过的好文采,平日里你就没跟他学一点?”定安公主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