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70章 开会(1)

    张宜在院子中挖坑,谢微在另一边,满院子寻找草席,然后把尸身裹起来填坑用。

    两人一直沉默着。

    看默契程度,这事儿不是第一回干了。

    在来西北之前,他俩已经这般解决掉了:人贩子、调戏幼女的老流氓、当街纵马撞死幼童的纨绔子弟等。

    后来只要谢微一个眼神,张宜就知道要做什么,两人的默契程度,已经到达了此生顶峰。

    坑还没填完,紧闭的大门外,却突然传来叩门的声音。

    张宜第一时间找东西将凹凸不平的地面遮住,谢微则前去开了一个小门缝,笑眯眯地问:“是谁呀?”

    “去东南街开会!”来的人不耐烦地大声嚷嚷:“大人喊你们去商量大事儿,现在就去!”

    谢微:“商量什么大事?”

    来者:“哎呀废话真多!喊你们这帮破商人忒费劲,开会就是开会!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没等谢微明白过来,前来报信的人就已经纵马而去,只留满地尘土飞扬。

    谢微两人解决掉院子里的东西,四处打听消息,这才摸到了东南街。

    一进院,只见满院都是商户打扮的人,正互相攀谈熟络着,见了谢微的打扮,以为是哪个小粮商,用不着浪费口舌攀关系,就没怎么在意。

    谢微两个靠在阴凉处的墙上,远远观察众人。

    张宜极小声地说:“那个穿青衫带玉佩的,是凉州城的一个大粮商。”

    谢微点点头:“怪不得都围着他转,这年头的西北,手里有粮才是爷。”

    “那为什么没有周家兄弟?”张宜有些疑惑。

    谢微解释:“你忘了,周明朗的粮铺门前冷清,想来是没货,又不甘愿收贵粮祸害百姓,所以不在受邀范围之中。况且,咱俩去的那个院子,不就是周明朗联络上的粮商,有粮的人,为什么还收粮。”

    “那为什么开会?”

    “过会儿就知道了。”

    不一会儿,走来一个被人簇拥着的矮个短粗汉子,趾高气扬的拿着把玉折扇,一边的商户们纷纷行礼,尊称一句:“唐大人。”

    谢微正捏着下巴思考,这唐大人是哪路货色,一旁的张宜凑过来耳语:“凉州知府姓唐。”

    谢微皱眉:“我不记得有哪个知府长这蠢样。”

    那唐大人生的这般矮,不知是如何在人群之中一眼瞧见谢微的,竟这样信步而去,走至近前,仰着头观察谢微的容貌。

    谢微抱着胳膊,与之对视。

    唐大人突然开口,声音好似钝锯子锯木头:“现在谁家穿不起绫罗绸缎,你一会儿要见的可是知府大人,不能穿漂亮一点儿,出来见见大场面吗?”

    说罢,还没等谢微两个反应过来,这人就凑过来,伸出油腻腻的狗爪子,勾了勾谢微的下巴。

    谢微仿佛听见某人刀刃磨刀鞘的声响,赶紧背过手去,准确无比地按住张宜暴起青筋的右手。

    那登徒子揩了天底下最香的一回油之后,还不收敛,将那根指头放在鼻子下闻了一闻,半晌后意犹未尽似的,眯起眼睛打量了一番谢微的模样与身段,啧了两声后,开始大放厥词起来:“爷看你长得也还凑合,既然家里穷的穿不起好衣裳,不如就从了爷,分你城西的一处大宅子。”

    谢微:“这样不好吧。”

    “那再加十石粮食怎么样?”唐大人似乎有些不耐烦。

    谢微沉默。

    “这都拿不下你?”登徒子冷笑两声:“我可告诉你,我姐夫是知府大人,你要是不识抬举,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放”

    肆字还没蹦出来,谢微再按住一次张宜。

    谢微挤出一个微笑:“大人,我们还是先商量正事吧。”

    “真是不知好歹。”唐大人转过身去,顺手在身边一个清俊小厮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大摇大摆地走了。

    趁着众人都转过身去,没人注意他,谢微迅速摸出随身手帕,在被人碰过的下巴上死命地擦,另一只手还得死死拉住狂暴状态的张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