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69章 入城(1)

    离了京城,虽然少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但也没有什么礼仪规矩束缚着谢微。出了宫门,他就是林雨,最是平常不过的商户,走到哪里也不会被人注意到。

    这一路上,遇到过数不清的民间轶事,也摆平了不少欺行霸市的混账,甚至在茶馆子里,听到人们议论过自己的名字。还结识了一些乐善好施的商客。

    绕着凉州城走的这一趟,就是替他们打探前路。

    粮商大哥一直站在茶摊边等待着两人的归来,远远瞧见马车,就急匆匆地冲过去。

    “怎么样林兄弟,城里还是只进不出吗?”

    谢微接过放凉的茶水,喝了一口润润嗓,赶紧递给张宜:“这大西北就像被封住了的罐子,内里究竟什么情况,没人知道,因为没人出得来。”

    粮商大哥满面愁容:“这可如何是好,城里的人吃什么呢?”

    谢微叹气:“我这次回来,就是给几位留句话,我们打算进去探探了。今生若还有缘分,来日定请你吃酒。”

    “会不会太危险了?”茶摊的小二凑过来说。

    粮商大哥名叫周世安,一听谢微打算以身涉险,顿时感觉巨大的责任感充斥了自己的胸膛,将他的心沉甸甸地压下去,于是道:“我已经和家里婆娘孩子打好招呼了,跟你们一并去!”

    谢微一拱手:“大哥有这等舍身取义的思想,小弟佩服。”

    周世安:“跟你俩的心是一样的,毕竟,谁也不忍心看平民百姓受苦。我在城中还有个兄弟,他大约知道一些情况,咱们进城去投奔他就是了。”

    把手城门的士兵仔细盘问了一通,在发现他们三个都只是普通粮商后,又说,前段日子城中发生过灭门大案,谢微两人带的刀剑要扣押在这里,否则不放进城。

    谢微仔细回想起二当家的说过的话,这等珍贵的宝剑,怎么能放心存在这边。而且看那士兵的意思,等他们办好了事出城,索要兵器之时,应当早就不翼而飞了。

    正在权衡利弊之时,一旁的周世安则掏出两锭金元宝出来,悄悄地塞给守城士兵:“我的两个弟弟幼时去哪个不靠谱的剑宗学过武,那剑宗颇坑人,掏了几十两银子,就送了两把破铜烂铁一样的武器。但我这两个弟弟又喜欢得不行,初来乍到的,烦请军爷行个方便,通融通融则个?”

    幸亏谢微两人在出京之前,将剑鞘换成了最朴素无比的样式,那守城士兵也没什么眼光,扫了一眼,发现卖了也赚不到什么钱,哪有金元宝这到了手的东西值钱,就挥挥手,让这三人进去了。

    谢微初进凉州城,只见满城荒芜毫无生机,大白天的,街上也没几个人,倒是把守在城墙边上的士兵,走两步能见三个,真是奇也怪哉。

    跟着周世安走到一户空荡荡的粮铺门前,他问店小二:“你们家老爷呢?”

    店小二本来颓废地躺在两个长板凳凑成的‘床’上,一听有人说话,立刻蹿了起来,一见是周世安,喜不自胜:“大老爷,您回来啦!我们老爷在家里呢。”

    去周宅的路上,听周世安说,他的兄弟周明朗,在城中也是个粮商,只有到了他那里,才能知道最近这封闭了的凉州城到底发生过什么。

    刚摸到周宅的大门,就到了饭点,厨房一见是老爷的兄弟,还有两个陌生人,想着大老爷广结善缘,这两人大概是老爷的朋友,就赶忙去准备饭食了。

    周世安的兄弟周明朗急匆匆从后院走过来,一见大哥,顿时泪流满面,连声说着大哥你可回来了,我们日子快过不下去了。

    周世安拍拍他的背以示安抚,说先吃饭,吃完再说。

    四碗盆一样大的面端上来,切了薄薄的两片白肉,又添了一根瘦小无比的青菜做陪衬,十分简约,清汤寡水,但是分量足够。

    谢微并不觉得哪里委屈。比这还差劲百倍的饭食他在黑风寨上已经吃过无数顿了,双手接过筷子,用衣摆略微擦了一遍,便戳进碗中捞起一筷头面,大快朵颐起来。

    张宜坐在谢微旁边,仔细地帮他挑出其中葱花,然后一并毫无形象地,大口大口吞掉面条。

    迅速解决完肚子问题。谢微吨吨喝光了碗中的汤,趁着周氏兄弟在谈话,就扭脸对张宜道:“算起来,张小花应该要到这边了,不晓得这帮王八犊子会如何跟他周旋。”

    张宜喝了口水,舔了一下有些干巴的嘴唇,淡淡问:“老爷担心账房吗?”

    “这个倒没有。”谢微赶紧摆手:“有王护院跟着他,我最放心不过。只是这里这样乱,我也不知该如何接头。”

    张宜:“账房神机妙算,自会有办法与老爷联络。”

    谢微偷偷瞄他的脸色:“你是不是吃醋了。”

    张宜正往面汤里加醋的手一顿,整个人都不太自然:“没有。”

    周明朗在另一头与周世安吐槽,越说越生气:“那安西城来的商户,仗着自己的粮不易得,真真是狮子大开口,分明平时的粮价一石只要一两银子上下,如今还正是秋收之际,粮价应该更低些才是,怎么就开价了五两银子?这么高,谁人能调来巨款?”

    谢微在旁边突然接话茬:“我能,那个卖家在哪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