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59章 围猎(1)

    皇家围猎场设在京城之外。

    先帝在时,早年出征落下病根,本不爱走动,况且每每打猎之时,都比不过一旁随行的武官王侯,听着这群比他猎得多之人的恭维话语,他听多了只觉心烦,于是就更不爱来此游玩。太子在时,仅是理政便占了九成心力,无暇出门,围猎场便渐渐失宠,荒废下去了。

    自打谢微登基后,围猎场管得就没从前那么严格了。寻常的皇亲国戚或有军功的将领,只要不是必须上朝的日子,都可以带着家眷来此处踏青打猎,围猎场逐渐热闹起来,有了□□在时的风光。

    谢微这回喊了几个朝廷命官,以及一些亲贵重臣。既然喊了宁国公主,为了端水,自然也拉上了闷在府里许久不见人的楚王。

    宁国公主夫妇两个看上去似乎不和睦,一人骑着一匹马,勉强算是并肩而行,偶尔会说上两句闲话,驸马的表情还是冷的。不过,毕竟已经成亲了好些时候,过了新婚燕尔的好日子,互相看不顺眼了也算正常。

    谢微心里依旧有些忧虑,可他又不好掺和夫妻两个的事,管多了倒让他像个八婆。

    只能偶尔在驸马递上来的折子里,稍微提点两句,平时再添点赏赐,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深意,早些要个孩子添喜气,再不成,多多包含公主的任性也好。

    添喜气这方面,楚王就不需要人提点了。他府上除却王妃以外,另有两个侧妃和七八个妾室,孩子一个接一个的,下崽一样生。

    太后偏偏喜欢得不行,一箱一箱的赏赐从她宫里抬出去,同样,劝皇帝早点绵延子嗣的话,也一句又一句地绕到皇帝耳朵跟前。

    烦得谢微恨不得托张宜做个楚王模样的棉花娃娃,天天往上边扎针。

    不远处的前方,谢微的御马身边围了好几匹马,一群人有说有笑的。

    谢微捏着根箭,用箭尾的羽毛戳了戳尹汉宁的小白马:“你这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想起要来围猎场了,不是不会射箭吗?小时候要你扎个马步,跟夺你命一样。”

    “谁说我不会。”尹汉宁愤愤不平地抓起一支箭来,装模作样地架了好半天,好不容易拉起来,又控制不住地颤抖,最后箭矢轻飘飘地飞出去,落在一个深深的草丛里,不见了踪影。

    叶子苏在一旁悠悠道:“嗯,不错,尹老弟这猎蚂蚁的手艺愈发精湛了。”

    一群人哄笑起来。

    唯有最后方慢悠悠骑马的楚王看上去孤独寂寞,没人愿意去搭理。

    但他的神色,似乎并不那么落魄。他的嘴角,在没人注意到的地方,诡异地弯了起来。

    谢微,我就不信,你一会儿还能笑出来。

    皇帝总觉得身边有一股奇奇怪怪的香味,但一留心,却又找不出是谁身上的味道。

    保不齐是叶子苏身上沾了些许他娘子的脂粉气,方才帮我整理了一下箭筒,所以染上了。

    他闻了一闻,还是觉得这味道若隐若现,似乎就在自己身边。

    张宜骑着马紧紧跟在自己身后,谢微甚至不太敢回头,怕他闻见这股子味道,引起误会,兴许会吃上那么一点醋。

    张宜见身后的臣子们都渐渐远了,才敢在这光天化日之下骑马赶到皇帝身边,两人并肩而行,一齐追前方只顾逃窜的野鹿。

    瞧见皇帝眼神躲躲闪闪的,似乎不太敢回过头来,他一猜就明白,于是道:“陛下,臣这边闻到了些许栀子花的香气,想着这日子正好是此花的花期,真是美妙,您闻到了吗。”

    “原来你喜欢栀子花?”谢微这才放下心去,扭脸过来看着张宜:“还以为你最是欣赏梅花,原来还有别的爱好。”

    “臣喜欢梅花的高洁,也喜欢栀子,说到底,各花入各眼,每人都有每人的喜好。”

    谢微话题一转:“那你觉得,我今天能猎下那头鹿吗?”

    “能。”

    “这么相信我?”

    “臣一直信陛下。”

    谢微抿唇一笑,决心倍增,两腿一夹马腹,飞快地冲了出去。

    张宜紧随其后,同样也观察起四周的景况,他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甚少来此。此地林木交夹,大致一扫,压根分不清哪是哪,树又生得那样高,几乎不见天日,就怕万一迷个路,他自己还好,要是连累皇帝也出不去,罪过就大了。

    他仔细留下记号,再追着皇帝往林中深处去。

    谢微在前方,总算摸透了鹿的逃跑方向,深吸一口气撑起长弓,架上一支箭,瞄准那鹿的要害,屏住呼吸。

    紧要关头,他的手不免有些颤抖。箭飞出去的那一瞬间,谢微心道不好,恐怕不能一击毙命,而似乎是他运气爆棚,那只鹿突然往左扭了一下,箭刃正正好好地往左偏了一点点,非常漂亮标准地结束了小鹿的生命,不徒添一丝痛苦。

    谢微喜不支持,翻身下马而去,一只手轻轻摸上鹿的脊背,入手一片毛绒绒,仍是温暖。

    张宜见状也走来,道:“陛下技艺十分精湛。”

    谢微这时才从捕猎的强盛欲望中回过神来,一扭头,发现跟在自己身后的臣子们都不见了,身边只有张宜,不过这样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