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5章 乞丐(1)

    侍卫他坐车头,皇帝我路上走,恩恩爱爱,缰绳荡悠悠。

    谢微走着走着,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这句话。

    他这几年无力出宫,走在路上感觉既熟悉又陌生。初做王爷那会儿倒是松快些,常有空出府溜达,顺带着体察民情,也就是领着尹汉宁与小福子吃吃喝喝。

    那时候,也恰好是如今的四个人,微服出访,为了不被当冤大头宰,穿得一个比一个简单朴素。又因为大部分喜欢吃甜的,见着茶馆和点心铺子就往里钻。一同吃过十两银子一盘的荷花酥,喝过二十两银子一盏的茶,也吃过一文钱一枚的茶叶蛋,和五文钱一张的甜芝麻饼子。

    恰巧走到了当年那条街,谢微有些心潮澎湃,不晓得那摊主还认不认得自己。凭借记忆摸到了那家店,也见到了熟悉的人脸。

    摊主依旧是个热情的大爷,两鬓略有些斑白,不过瞧着身子骨还挺硬朗。见了谢微,笑出了鱼尾纹:“呦呵,好久不见呐林公子!”

    谢微当初第一回上街,十分激动,学着前朝史册内的传记故事,给自己起了个化名,叫做林雨。

    “好久不见。”他点点头,从腰间抽出扇子,凌空点了点摊子:“还有饼子吗?”

    “这些都是刚烤好的,公子要几个?”

    “都包起来。”

    大爷哼哧哼哧地给他包好了十几个热腾腾的芝麻饼子,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直钻进谢微心里,他毫不客气地拿起就咬,饿了一天,吃相可想而知。

    大爷再用劳动人民特有的期盼且希冀的目光望着他,谢微琢磨了一番,明白过来,要掏钱。

    他回过头,却不见马车,身后空荡荡,一个人影都没有。

    嘴里还塞着饼子的谢微:

    他扫了一眼腰间的玉佩,这是先太子送的。再看向自己右手大拇指上箍着的玉扳指,忘记是谁给的了,总之比玉佩便宜。他心想:这真是吃过最贵的一顿芝麻饼子。

    刚拽下来要塞给大爷,背后却突然伸出一只手,奉上一锭白花花的银子。

    是张宜。

    张侍卫个头与他相当,又戴着面具,只露出来一对眼睛。夜灯昏暗,他的眼中,似乎含着许多深沉厚重不可言说的感情,谢微好似掉进了一汪湖水中,几乎瞧见了阵阵涟漪。这眼中,分明裹含了万般深情,无论经过多少岁月变迁也改变不了的情意,烫得灼人肺腑。

    他却一个字都没讲,轻轻拽过谢微的手,将那锭银子放在其手心。

    谢微盯着他的眼睛,一时不大舍得移开目光。

    下一刻,张宜收回视线,投向地面,方才那呼之欲出的情绪就这么被他迅速收敛了回去。

    谢微心想,这人一定有什么大事瞒着我。

    他将那锭还有些体温的银子抛给了大爷。

    大爷有些为难:“林公子,这找不开。”

    “送您了。”谢微回头对他一笑。他此时的心情格外地好,就算此刻当街遇见太后跟尹太尉兄妹俩,八成也能笑出声来:“饼子做的好吃,是您应得的。”

    “这可不行,传出去可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大爷坚持给他找零,凑出了身上包括私房钱在内的所有铜板与碎银,通通整合进木头盒子后,硬是把它塞进谢微怀中,油乎乎的大手在盒子上拍了拍,似乎心里踏实多了。

    大爷看上去十分坦荡,摆了摆手欢送贵客:“等林公子下次来,我再给您找剩下的。”

    大爷是敞亮人,皇帝见到这样朴实的百姓,心情更好了,就依着他的意思,抱着油汪汪的盒子,继续逛一逛夜晚的街道。

    张宜则接过木盒子,回到马车上,远远地跟着谢微。

    马车上的尹汉宁探出窗外,一边磕刚炒好的五香瓜子,一边目光在张宜与谢微身上来回巡逻,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半晌后嘿嘿一笑,拍了拍小福子的肩,问他:“平日夜里,金龙殿谁值班?”

    小福子回忆一番,道:“一直是侍卫长张大人。”

    尹汉宁给小福子竖了个大拇指:“干得好。那他值夜都做什么?”

    小福子:“奴才也不知道呢。”

    尹汉宁戳戳他的肩膀:“真不够意思。”

    小福子满脸好奇:“尹大人问这个做什么?”

    尹汉宁:“等什么时候凤仪宫换了主人,你就明白了。”

    俩人这边小声嘟囔着,前方的谢微边走边吃,走着走着,却被路边一个衣不蔽体的小乞丐拉住了裤脚。

    小乞丐脏兮兮的脸都饿得陷了进去,双目血红,满是血污与泥灰的小手轻轻拽着谢微,不敢在那华贵的料子上留下一点尘土。他跪趴在冰凉的地上,看模样才不过十二三岁,头发散乱打结,或许上一次洗澡是在三年之前。

    “好心的富人老爷,求求您赏我点吃的吧。”

    小乞丐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再眼巴巴地看着谢微手上的芝麻饼,咕噜咕噜的声音从他肚子中遥遥传来。

    谢微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乞丐。

    皇城脚下,满目富庶,绫罗绸缎看得人眼花缭乱,金器玉鼎堆在国库内积了灰,自幼在皇宫内娇生惯养锦衣玉食的谢微怎么也想不到,原来世上竟是有人吃不饱饭的。

    他看小乞丐小心翼翼地收回自己长相畸形的手,两只小小的眼睛中,满是泪花,不知是饿的,还是冷的。

    谢微蹲下来,将自己吃过的地方撕下塞进嘴里,再将干净的饼子递给小乞丐。

    小乞丐饿得不轻,抓过饼子就开始狼吞虎咽,边吃边含混不清地说话:“多谢大富大贵的老爷!多谢大富大贵的老爷!”

    “你今年多大?”

    “过了年就十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