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28章 醉鬼(1)

    萧天俊不假思索地回答:“给了那个卖房的。”

    “我今天去问了,房主说压根不认识你。老实说,你到底花到哪里去了。”崔令仪提高了声音。

    萧天俊咽了咽口水,不敢正眼看她:“赌博输掉了。”

    崔令仪抱着胳膊,倚在墙边,不愿意再看他一眼。

    没成想这男的还有一番辩解可说:“亲爱的你相信我,我只要再赢一把,就可以给你买一栋三进院的大宅子了,你想要的生活,我都可以给你,只是还缺五十两银子,你家那么有钱,你哥哥是侯爷,从牙缝里挤出来一点点钱,压根不算事儿的对吧?”

    谢微越听越来气,站在一旁道:“她家就算再有钱,也跟你没有关系吧。”

    谁知这话好像点了个炮仗一般,萧天俊不知哪来的底气,张嘴嗷嗷地咬人:“你谁啊?我跟我老婆说话你插什么嘴?丹阳侯可是我大舅哥,我花他家的钱,有什么关系?有能耐你也找个有钱的富婆啊!”

    谢微心想:得亏今天没带崔卫国出来,否则这人现在估计要被打成肉泥。

    男人话音刚落,只觉踩在自己身上的力量更重了,他不住大声咳嗽起来,肋骨似乎要被压断了。

    张宜默默地加重了力道,他用自己无神的目光死死盯着萧天俊,一丝温度也无。

    崔令仪失望极了:“你真的爱我吗?”

    “爱啊,令儿这么漂亮,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更何况还这么有钱。”萧天俊讨好地笑着。

    “你爱的,是我的钱吧。”

    他愣住了。

    崔令仪的眼中,再也没有了一丝怜悯,她一想到自己如何如何畅想两人美好的未来,就觉得恶心:“你不了解我,也从来不想知道我的爱好,只看得到我的脸和我的钱,是吗?”

    萧天俊一看大事不妙,可是被人压着,他连匍匐前进爬到她脚边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在地上胡乱地扭动着,想要极力挽回什么:“怎么会呢,我爱的是你这个人啊。”

    “那如果我只是一个平民百姓家的女儿呢,如果我长得不漂亮,也没有那么厉害的哥哥呢,你还会接近我吗?”

    萧天俊明显迟疑了,因为他最清楚,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我知道了。”崔令仪不再看他,转头对着谢微鞠了一躬:“拜托把他身上的衣服和鞋子扒下来吧,这些都是我给他买的。”

    当日京城中最具话题度的一件事,就是一个妄图玷污高门贵女的小混混被娘家人浑身□□地绑在囚车里,浑身泼满了五颜六色的染料,活脱脱一个不会掉色的笑话,由娘家大哥派人全城巡回式游街示众,更有不少热心市民听闻了他的“光辉事迹”后,纷纷投以臭鸡蛋、烂菜叶子等物。

    这夜,亲眼目睹此人下场后的丹阳侯,兴高采烈地在自家宅子里,宴请出力的娘家人。

    谢微听到邀请消息时,人正在御书房勤勤恳恳地奋笔疾书,眼都来不及抬一下,批奏折批得热火朝天,一听聚会,连声说自己太忙,不去。

    叶子苏坐在下方,悠哉悠哉地抿了一口茶水,似乎意有所指,云淡风轻道:“听说要喝酒。”

    勤政的皇帝一听,把折子一扔:“走!”

    到了崔府后院,见脱离苦海的崔令仪边哭边喝酒,一旁的娘家家属苏桂圆连声劝道:“没事的妹子,至少咱们花钱认清了这个人对吧,这是好事儿啊。”

    “呜呜呜呜呜呜我曾经那么爱他呜呜呜”

    谢微大大方方落座,夹了一筷头红烧肉,拌着米饭嗷呜两口,再十分淡定地道:“没事儿,改明儿我给你挑个更好的,不仅门当户对,性格温文尔雅,还知书达理,就是头发花白”

    尹汉宁连忙摆手:“不行,我怕挨削。”

    “呜呜呜我一直拿汉宁哥哥当姐妹呜呜呜呜,汉宁哥哥太漂亮了我不配呜呜呜呜。”崔令仪一边哭,一边钻进苏桂圆的怀里,她似乎格外喜欢往漂亮姐姐身上躲。

    尹汉宁浑身一僵,刚夹好的花生米掉在了地上,他面色惨痛:“姐妹。”

    谢微才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尹汉宁几乎咬碎了一口伶牙俐齿,迅速调转方向:“别笑了大红娘!您老这段时间凑了两对姻缘又打了一对,还设法罢了太后的选秀,真是最大的幕后受益者,奶奶的,必须请我们吃饭。”

    谢微笑得有些肚子痛,接过张宜递来的手帕擦了擦泪花:“行了行了,明天请你们吃饭,你们挑地方,我买单。”

    “翡翠居,我现在就预定。”尹汉宁也绝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叶子苏一听,惊掉了手中的筷子:“我靠,翡翠居一盘清炒白菜都要二十两。”

    这回轮到谢微磨牙了:“小白毛,你是真不客气啊。”

    尹汉宁乐了,举起酒盏敬了敬他:“我什么时候跟你客气过?”

    他俩在这边吃边斗嘴,偶尔崔卫国会掺和两句,他看热闹倒是一流的。另一边的叶子苏隔岸观火,自己的漂亮老婆搂着小丫头,他还有功夫一边笑吟吟地吃饭,一边偷偷灌张宜酒。

    张宜好不容易摘下面具,叶子苏便偷偷地打量他的模样,俊朗是俊朗,气度也不是凡人,只是眉宇间阴郁不已,似乎确实郁结在心,难以化解。

    难不成真的有轮回重来的例子?一两千年才有一例的事,居然能让自己碰上。叶子苏沉吟一会儿,他只看得出张宜应该不是普通人,可是其他的什么,大约只有皇帝自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