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26章 骰子(1)

    萧天俊今天的牌运,简直好到极点。

    他带着刚得来的一百多两银子,冲进赌场中大杀四方,才一会儿的功夫,就捞回了三倍的钱,好几百两的银锭子将荷包塞得满满当当,绑在腰间,直往下坠。

    这可是他进赌场以来,赚过最多的钱。平时在青龙帮里,帮放印子钱的人收收债,至多不过才几个铜板,亦或是零碎的小银子,连吃顿好酒都不够,更别提去花楼里逛一逛了。

    他已经想好了这么多银子该如何花:先买几身高档的行头,再换一双漂亮的官靴,去醉仙楼吃一顿大餐,上青楼听听小曲,把他那个破落的小院子修整修整,换一张大些的木床最后如果还有剩的,就给令仪那丫头买一根簪子,或者两盒口脂,五两银子左右就行了,毕竟这本钱还是她给的。

    傻丫头就是好哄,画两个饼,吹嘘一下自己在青龙帮的地位,再随便摘点野草,上路边折几支含苞待放的梅花,就能把她哄得服服帖帖,再说点甜言蜜语,许诺个一生一世,几十上百两的银子就能轻轻松松到手了。

    他得意地坐在牌桌前,只觉得春风拂面,真是好日子。

    他敏锐地瞧见,一个脸皮略白、文文弱弱一脸病容的年轻男子走进了赌场,身上那套衣服绝对不是普通的绸缎庄可以裁剪的,腰间那枚玉佩更不是俗物,就连坠在玉佩上的流苏,也浮了一层金光似的,整个人瞧上去就像待宰的猪猡。

    这人身后跟了个富商打扮的男子,看面相一脸精明,不说话却一直审视着路人的神情,瞧着不好对付。该不会是小公子家里的哥哥,领着来见世面的吧。

    萧天俊心想,就凭他久混赌场的手艺,就算这俩人一起上,自己也能摆平。

    果然,今天财运格外的好,那个年轻男人驻足在旁,围观了一会儿别人的桌子,就懵懵懂懂的,径直朝着自己这边走来了,看眼睛,是一副单纯无害的样子,好宰。

    萧天俊一只脚踩在椅子上,难以抑制住激动的神情,扬声问:“小公子,想玩点儿什么?”

    年轻男人目光落在赌桌上,一一扫过各类筹码和牌面,似乎不太理解:“你这儿有什么玩法?”

    “牌九、弹棋、比大小,公子知道哪个?”

    萧天俊搓搓手,他似乎已经看到年轻人兜里白花花的银子往自己这边飘的样子了。

    年轻男人转头看了一下跟在身后的商人,有些犹豫:“都是什么意思啊。”

    身后的商人为他粗略地讲了一讲,年轻男人有些半知半解地‘哦’了两下,看样子就像养在大户人家里,只知道读圣贤书的单纯小文人,这样娇生惯养的人一般油水最足了。

    萧天俊有些不耐烦,他最讨厌磨磨唧唧的人了:“唉呀,你玩两把就知道了。玩不玩?不玩别挡别人的路。”

    “摇骰子,比大小行不行?”年轻男人问。

    这么幼稚的玩法?萧天俊有些鄙夷,但他的目的可不是为了玩,而是为了赢,所以便一口答应下来。

    瞧着年轻男人从荷包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面上,他简直乐开了花,他今日就要好好教教这个小白脸儿,什么叫做输个精光。

    商人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年轻人,但依然什么都不说,背着手站在他后面。

    三把下来,萧天俊轻轻松松地赢下了二百五十两银子,他满腔热血全涌上了头,激动得额角青筋暴起,好似抽了大烟一样,赌场内其他没事儿干的人也都聚集过来,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都抱着看笑话的心态。

    年轻人输下第四把后,与身后的商人耳语。

    旁人都以为他是在找人支招,而事实并非如此。

    “这男的长得也不帅啊,令儿怎么偏偏瞧上了,你看他那个样子,赢一点碎银子就要上天,一点见识都没有,若是丹阳侯府那么大的家业落在他脑袋上,啧啧,该不会当场就暴毙了吧。”

    商人摇摇头:“暴毙了也好,这样的人,怎么能娶七小姐。”

    “你看他乐的,都能数清他一共有多少颗牙了。”

    谢微轻笑。

    而叶子苏还是十分担忧:“您确定您有把握?”

    “若无十足把握,我怎会上桌?”

    “张大人呢?他守在哪里,万一有个闪失”

    “他一定在附近的。”谢微在这方面倒是很笃定:“放心。”

    话音刚落,萧天俊就在对面嚷嚷:“还玩不玩?别是输不起了吧!”

    周围的人都大声笑起来,整个场上乌烟瘴气极了,连温度都有些升高。

    谢微从荷包里抽出一张小纸片,展开后竟是一张五百两的银票。他将此搁在牌桌上,笑道:“只怕是你玩不起呢。”

    气氛的烘托之下,萧天俊怎会不跟?他将荷包里的银子倒在桌面上,大声道:“再来!”

    再来就再来,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谢微又挥金如土地扔进去了两千两。

    赌场内许久没有这么大的赌注,大半个场子的人都凑过来,围得水泄不通。

    萧天俊几乎要站在桌子上了,命运的天平终于倾向了他这边。

    而桌旁有个人的声音,像针一样刺进了他耳朵里:“干脆别赌了吧,那小公子身上所有的现银都输出去了,在这样下去,恐怕就要倾家荡”

    “什么别赌了?!”萧天俊恶狠狠地冲他大吼,他眼中布满了红血丝:“你是哪儿冒出来的?嫉妒是吧?羡慕是吧?自己挣不来这么多银子,就别嘟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