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萧南风应绾绾穿越八零

作者:卿九艺

更新时间:2024-02-12 01:14:05

最新章节:第802章 ,共802

应绾绾穿越到了八十年代,成了别人口中智力低下,嚣张跋扈,好吃懒做的小娇嫂一枚。 带有偏见的公婆,不省心的小姑子。 外加一个不苟言笑,不是让她写检讨就是让她规范自我行为的冷面老公。 应绾绾:这家媳妇不好当!

作者出品: 萧南风应绾绾, 小说萧南风应绾绾, 穿越八零军妻有点甜应绾绾, 八零笨蛋美人野又撩, 小说应绾绾萧南风, 女主角应绾绾男主角萧南风, 萧南风应绾绾穿越八零, 男主角叫萧南风, 穿越八零:娇妻有点甜, 穿越成了自己的姑奶奶萧南风应绾绾, 穿越成了自己的姑奶奶, 穿越成了自己的姑奶奶应绾绾萧南风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萧南风应绾绾穿越八零》最新章节:第802章
《萧南风应绾绾穿越八零》章节列表
上一页 下一页
热门推荐
分手后,五个高官女儿爱上我

分手后,五个高官女儿爱上我

路北方因家庭变故转业回归,参加绿谷县公务员粼选落败,被排挤沦落到水库看管员。势利女友见他没有前途,另投他人怀抱,路北方人生迎来至暗时刻。而在这天,湖阳市名官二代美女结伴出游,车子不慎坠入水库。危机之中,路北方凭一己之力,救下美女。自此,一段激情如火的感情遭遇,一条草根逆袭官场的争锋之路,一个为生民立命,为家乡发展呕心沥血的好官成长历程在我们面前徐徐展开。

七零嫁糙汉,知青娇妻灵泉养萌娃楚云七莫青山

七零嫁糙汉,知青娇妻灵泉养萌娃楚云七莫青山

【双洁互宠】 这男人真能折腾,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重生前,楚云七痛恨嫁给不懂浪漫,不懂体贴的糙汉莫青山,直到死,才明白那叫铁汉子的爱,只做不说。 重生回跟莫青山离婚当天,楚云七一阵干呕,抱紧莫青山的腰:莫青山同志,你敢抛妻弃子,我就死给你看。 莫青山将楚云七往肩头一扛,楚云七大惊失色:你,你想干嘛? 莫青山:楚云七,你生是我莫青山的人,上我莫青山的炕,死是我莫青山的鬼,入我莫青山的坟,回家,养胎!

洪荒:从后羿拜师开始

洪荒:从后羿拜师开始

青羽重生洪荒巫妖时代,成了后羿和嫦娥的儿子。此时巫妖大战将起,作为后羿的儿子,青羽自知躲不过去。幸好他及时觉醒了逆命收徒系统,只要收逆命者为徒,就能共享徒...

独宠天下:靳少的小悍妻林逾静靳远帆

独宠天下:靳少的小悍妻林逾静靳远帆

全球著名外科医生穿越成为大帅夫人,却是在上吊!她在众目睽睽之下缩回脖子,宣布不自杀,却被鞭责伤痕累累关入禁闭!

完美之眼

完美之眼

【最火爆畅销书】小道士下山,获得一双慧眼

上战场后,咸鱼太子妃亮出热武器

上战场后,咸鱼太子妃亮出热武器

关于上战场后,咸鱼太子妃亮出热武器:星际上校连憬真身穿越古代,顶替丞相府不受宠的六小姐。下人刁难?姐妹欺凌?继母恶毒?父亲不疼?没有娘亲?咋办?连憬:不怕,我拳头硬,精神力强,有机甲,有武器库,有后台,有男人撑腰北泽国新任太子妃是一条咸鱼。一心吃喝玩乐混日子,众人都以为,太子娶了一个花瓶回家。直到太子妃撸起袖子,掏出一把机关枪掏出一颗手榴弹,甚至掏出一台机甲,突突了贼窝,突突了战场,突突了敌国震惊全天下后来,有

我的修行人生!

我的修行人生!

关于我的修行人生!:简介(长生+苟道+养成+无敌+日常+轻松+非典型爽文)浮世万千,百载岂能看尽?顾长歌前世努力半生刚见事业开花结果便带着遗憾去世。再世为人。他只想看遍人间花开花落,一心向道求取长生。谁曾想,暮然回首。不经意间的所作所为竟已瓜熟蒂落。瑶池女帝:天生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紫薇圣主:我这一生只敬佩一人!凤凰尊主:欲上九天揽月,欲载仙人登天!血海狂君:为我师,亦为我父。圣朝之主:祖宗救

轮回丹帝

轮回丹帝

玄天神界,造化丹帝与其弟子玄女大帝如双日凌空,师徒情深,照耀神界。忽然,造化丹帝得至宝时空鼎,却在炼化时空鼎时走火入魔,形神俱灭,玄女大帝继承师志,此后君临天下,于玄天神界称尊。万年后,大靖王朝白鹿宗,一个名为凌云的少年,开始崭露头角这一世,无人能阻我登临无上之路。乱我心神者,杀逆我意志者,杀阻我武道者,杀天上地下

从星际流民到元帅夫人

从星际流民到元帅夫人

小知助教,这么大一袋都是导师的订餐么?我儿子多做了一些,午休的时候也请你们一起尝尝。中午一定要按时回去吃饭!谁知一传十,十传二十不到中午林大师就用过智脑把她召唤到办公室。小知啊搓搓大手,见知妈手里只有一个工作用的记录光板。那个,

天才萌宝鬼医娘亲颜芷枫

天才萌宝鬼医娘亲颜芷枫

一朝穿越,堂堂鬼医杀手成了红杏出墙却不知奸夫是谁的弃妃,无所谓,反正这身体不是她的,可身怀六甲什么情况?咬咬牙,生了!五年后,她携子强势归来,惊艳天下。渣夫回头?滚你丫的!渣妹陷害?让你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说她仗势欺人?“胡说,娘亲明明是仗财欺人!”问她奸夫是谁?死了!某男飘到她跟前,幽幽望着她:“我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