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漂亮叔叔(1)

    陆冬青听后一片沉默,嘴里的酥肉莫名就不香了。

  “嗯,我还要工作,你先出去吧!”

  “帅叔叔,再见!”

  小幼崽礼貌地挥挥手,转身出了房间。

  小家伙蹦蹦跳跳跑去主卧,陆冬青最终还是没有让她换房间。

  陆冬皓给她买了很多玩具,小沧沧玩得很起劲,人类确实是她见过的最聪明的物种。

  夜已深,书房的灯还亮着。

  小沧沧走到门口,敲了敲门“帅叔叔,你睡觉觉了吗?”

  正伏案看项目的陆冬青……

  陆冬青去开了门,把小幼崽堵在门口,“什么事?”

  “我来给你唱歌呀!”小沧沧奶声奶气道。

  陆冬青“……不需要。”

  “嗯?我唱得不好听吗?”

  陆冬青……

  “很好听,但是我不需要。”

  “可是我只会唱歌,我没有珍珠给你。”她不像妈妈,可以泣泪成珠。

  听到小女孩提到珍珠,陆冬青脸色微变,“我也不需要珍珠。”

  海沧沧有点受打击,“那好吧,帅叔叔晚安!”

  海沧沧转身离开,陆冬青胸口莫名有点堵,他还在想着那句“我没有珍珠给你”,便又叫住了小幼崽,“你等一下。”

  小沧沧回过头,“帅叔叔想听歌了吗?”

  陆冬青“……不是。你为什么说没有珍珠给我?”

  小沧沧有点点挫败“因为我的泪水凝不成珍珠。”

  陆冬青……

  果然小孩子的思维他不懂。

  不过看小家伙沮丧,他还是安慰道“那只是神话故事,没有人的泪水可以凝成珍珠。”

  “可是沧沧不是人,沧沧是小人鱼公主。”

  陆冬青…………

  小沧沧和陆冬青告别,去了海螺哥哥的房间。

  海螺看她兴致不高,便问“小沧沧这是怎么了?”

  “海螺哥哥,妈妈的泪水可以成珍珠,为什么沧沧的就不可以呢?沧沧也想哭出一串串珍珠。”

  她那么爱哭,要是眼泪可以成珍珠,那他们就能拥有一座珍珠山。

  海螺……

  他伸手摸了下小家伙的头顶,“你应该庆幸自己不能泣泪成珠,因为每一颗珍珠都是痛苦的结晶。”

  海沧沧?

  “海螺哥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海螺“……听鲛绡说的。”

  陆冬青又失眠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起来继续工作。

  第二天,陆冬青顶着泛青的眼,心情莫名烦躁。

  “哥,昨晚干嘛去了?你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呀!”陆冬皓故意问。

  陆冬青冷淡地斜他一眼。

  海沧沧也好奇地仔细看了看陆冬青,帅叔叔的眼睛下面有点泛青,“帅叔叔,你昨天晚上没睡好吗?”

  陆冬青……他不想说话。

  “那我今天晚上给你唱歌好不好?”小家伙殷勤地问。

  海螺淡扫海沧沧和男人一眼,“沧沧,叔叔可能不需要……”

  陆冬青“好。”

  “海螺哥哥,帅叔叔说好。”

  看着一脸高兴的小家伙,海螺有点心塞,不知她兴奋个什么劲。

  陆冬皓饶有兴致地看向自家兄长,自家这个冷面冷心的大哥竟然答应得这么干脆,他还以为傲娇如他肯定不会理会一个两岁多的小孩。

  离去录制节目还有一周时间,小沧沧和海螺就在这里住下了,现在陆冬皓被陆父断了经济来源,再加上才出了游艇的事,他的狐朋狗友们都还在医院接受观察,陆冬皓最近也是前所未有的安分,天天窝在别墅里。

  秋日午后的阳光依旧灿烂,照在波光粼粼的泳池里,满池金屑。

  小家伙坐在泳池边,两只小脚放在池子里,悠然惬意。

  “海螺哥哥,这里有水,快过来我们一起玩水吧!”

  小沧沧热情招呼着,她从小生活在海底,对水有一种归属感。

  正在院子中晾晒被子的张阿姨被她吓得不轻,“沧沧,赶紧过来,坐在水边太危险了。”

  小沧沧看见张阿姨跑过来,索性一溜烟钻进水里。

  “哎呀!沧沧!”张阿姨被吓得声音都变了。

  水里的小家伙却探出一颗小脑袋,调皮地笑看着张阿姨,“姨姨,沧沧不怕水。”

  陆冬皓也走了过来,对张阿姨笑道“你去忙你的吧!她的水性比我都好,大海都淹不了她,别说这只小池子了。”

  张阿姨倒是忽然想起微信里疯转的那个小视频,她起初还以为那个视频是假的,不过少爷似乎也没有必要骗她,而且少爷的朋友至今还在医院住院。

  张阿姨去忙自己的,海螺和陆冬皓站在水边,小家伙游过来,一脸灿烂地看着海螺,“海螺哥哥,这里的水好温暖,你要一起来玩吗?”

  “不来,你自己玩吧!”

  人类的衣服和他们海底的衣服不一样,弄湿之后粘在身上很不舒服。

  “小沧沧,游泳要穿泳衣。哥哥现在打个电话,让人给你送两套漂亮的泳衣过来。”陆冬皓说道。

  没过多久,陆冬皓的助理就送来了几套泳衣,有小沧沧的,有海螺的,陆冬皓自己也留了一套。

  他平时也不住这边,这里也没有他的衣服。

  陆冬皓带他们去更衣室换了衣服,然后到泳池游泳。

  陆冬青时不时听到院子里传来的欢闹声,一时间也没心情工作,就打算下楼去走一圈。

  海螺和陆冬皓从泳池起来去拿果汁,小家伙一个人还在水中撒欢。

  陆冬青不觉间走到泳池边,刚才还在嬉闹的小幼崽现在没了声音,陆冬青莫名有几分紧张“沧沧。”

  他的视线在泳池里巡视了一圈,终于在深水区找到了那只潜在水里的小幼崽。

  陆冬青心一紧,也顾不得其他,直接跳进了水里,把那只泡在水里的小幼崽捞起来。

  “帅叔叔!”小家伙被陆冬青抱在怀里,一脸惊喜,“你怎么也掉到水里来了?”

  小家伙脸色红润,精神贼好,哪有一点像溺水之人?

  意识到自己担心过度之后,陆冬青脸色微沉。遥远的记忆又一点点被勾勒出来,那个女人也是这么狡黠,总是害自己白担心。

  “帅叔叔,你怎么了?”小沧沧好奇问道,帅叔叔的脸总是变来变去,非常暴躁易怒。

  陆冬青“……没什么。”

  “那你的脸为什么在生气呀?”小沧沧把小手放在他微冷的脸颊上。

  小女孩的小手软软的,像一团小棉花。陆冬青有点不习惯,不过并没有偏开脸。

  “你的帅叔叔不是脸在生气,而是人在生气。”一道轻佻散漫的声音传来。

  陆冬青把小女孩抱到岸边,自己也跟着爬上岸,他浑身都浸湿了,显得有几分狼狈。

  海螺把一杯温热的果汁递给小沧沧,小沧沧拿到手后,又立马递给陆冬青,“帅叔叔,给你喝,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陆冬青“……你自己喝,我没有生气。”

  “死鸭子嘴硬。”陆冬皓嘀咕一句,立马换来陆冬青凌厉的刀眼。

  “那我们一起喝。”小家伙跟在陆冬青屁股后面,像条黏人的小尾巴。

  陆冬青看她光着脚,走路还喜欢蹦蹦跳跳,不由得蹙起眉,“你不用跟过来。”

  “可是我想和你一起喝呀!”

  陆冬青拿她没辙,把她从地上抱起,让张阿姨上楼给她换洗。

  小幼崽换上一条新裙子,然后端着她的果汁杯,去陆冬青的房间。

  陆冬青刚刚洗完澡,头发上还淌着水珠,少了一分平日的威严,多了一丝性感。他看着门口的小家伙,一时头大。

  偏偏小家伙看不懂他的情绪,还兴高采烈地说“帅叔叔,你也洗了澡澡呀,我们一起喝果汁,姨姨给我们插了两支吸管。”

  陆冬青低头一看,那只小小的果汁杯上果然插着两根颜色迥异的吸管。

  陆冬青……看来这小家伙是铁定要他喝,不然和他没完没了。

  “去书房等我,我换身衣服过来。”

  小家伙乖乖跑去书房,过了一会儿,陆冬青果然换了一身衣服,头发也吹干了,又变成了那个一丝不苟的精英男。

  “帅叔叔,还有张阿姨烘焙的小蛋挞。”

  小沧沧看见陆冬青进来,笑得一脸灿烂,她的手上还拿着一只咬了一半的蛋挞,唇角还有蛋挞屑,像只贪吃的小松鼠。

  陆冬青眉眼微微舒展开,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

  小家伙取了一只蛋挞给他,“又香又甜,很好吃,你尝尝。”

  陆冬青不喜甜食,不过看见小家伙这张诚挚的脸,他似乎也说不出婉拒的话,就接过那只小小的蛋挞,咬了一口。

  陆冬青不吃甜食,但是陆冬皓却很喜欢,张阿姨从小照顾陆冬皓,把陆冬皓当成自己的孩子疼爱,时常会做一些陆冬皓喜欢的甜食。一做就是十多年,张桂华的烘焙手艺还是很不错。

  这蛋挞外焦里嫩,有淡淡的奶香,但不至于太甜,就连不喜欢吃甜食的陆冬青也并不厌恶。

  吃了蛋挞,小沧沧把杯子端起来,递了一根吸管给陆冬青,“果汁~”

  陆冬青就着吸管喝了一口,小沧沧也埋头吸,她一边吸,还一边睁大眼睛看着近在眼前的俊美男人。

  她的眼睛又大又清澈,被她这么满是欢喜地看着,陆冬青唇角也忍不住微微上扬。

  陆冬青喝了一口没再喝了,总觉得自己像和小姑娘抢食。

  他堂堂陆氏大总裁,丢不起这个脸。

  小女孩似乎很喜欢吃甜食,吃完之后还舔了舔唇瓣。陆冬青看着她唇角的蛋挞屑,扯了一张纸巾,伸手轻轻替她擦掉。

  可能是他的动作太突然太温柔,反倒让小沧沧一时愣住,随后又甜甜笑起来,原来冷漠的帅叔叔并不是真的讨厌她呀。

  “帅叔叔,我给你唱首歌,好吗?”小家伙高兴问道。

  陆冬青点了下头,“嗯。”

  小家伙坐在他旁边,靠着他哼起歌,空灵的歌声宛如来自海底的呼唤,陆冬青困意渐渐来袭,就这么靠着沙发睡着了。

  小沧沧托着腮帮子,看着眼前面容冷俊的男人,他连睡觉都那么一丝不苟,她莫名期待爸爸就像帅叔叔一样,一样好看、一样沉稳又不失温柔。

  “沧沧。”海螺在门口叫她。

  小沧沧轻手轻脚跑出去,“海螺哥哥~”

  “他又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