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找工作(1)

    陆冬皓回来,看到在书房沙发上睡着的陆冬青,简直像看见了鬼一样。

    他大哥牛气冲天,最后却栽倒在一个女人手上。自从莫名其妙“被甩”之后,陆冬青就成了工作狂,不分日夜地工作,经常整夜失眠。

    陆家老两口为大儿子操碎了心,怕他的身体熬不住,各种法子都想过了,还是收效甚微。

    医生说陆冬青那是心理疾病,需要病人配合进行心理疏导,但骄傲如陆冬青,哪里肯配合?

    啧,今天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他哥竟然在沙发上睡得这么香。

    莫非他从那段失败的恋情中走出来了?

    陆冬皓瞟了眼沙发上的人,心中轻嗤一声,关他屁事!他把豪车钥匙往书桌上一扔,然后带上书房的门,走出房间。

    不就是烧了一只游艇么,一个个像恨不得撕了他一样。陆家人,真t小气!

    陆冬皓心塞得要死。

    不过想起白天的海上惊魂,他现在还心有余悸。

    他那几个狐朋狗友虽已脱离生命危险,但还需住院观察几天。他不敢想象,今天要是没有那对兄妹相助,后果会怎样……

    主卧的灯还亮着,门也没有关,里面时不时传来小女孩的欢笑。

    陆冬皓不觉间来到主卧门口,小女孩正拿着一颗红艳艳的车厘子往少年嘴里塞,“海螺哥哥,甜不甜?”

    “还行。”

    小女孩吐出核,用一只漂亮的小贝壳装着,“海螺哥哥,吐在这里。”

    海螺好奇,“你装着做什么?”

    垃圾桶就离他们不远。

    “我要带回去,种在我们的宫殿里,以后我们和妈妈都可以吃甜甜的漂亮果子。”小沧沧奶声奶气地回道。

    海螺沉默地垂下眼。

    小沧沧“海螺哥哥怎么不说话?”

    海螺抬眸,勉强解释“可能海底宫殿不适合种这种果树。”

    “不试试怎么知道?”小沧沧却满怀期待地高兴说着。

    “嗯。”少年脸上露出一丝宠溺的笑。

    陆冬皓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进去。

    这对兄妹的感情真好,再想想他那个宛如机器人的亲哥,没对比就没伤害。

    他原本想让海沧沧搬出这间主卧,另找一间客房睡,不过现在他改变主意了,就让他那个不近人情的亲哥睡沙发吧!

    陆冬青这一觉睡得非常踏实,他已经记不起自己多久没有睡过这样的好觉,梦醒时刻看见窗外照进来的日光,他还有些恍惚。

    他隐隐记得自己做了一个美梦,但梦散得太快,内容已记不清。

    陆冬青从沙发上坐起,活动了下睡得有些酸痛的脖子。

    身上的薄毯滑落到地上,他不期然想起了那个小女孩,眉宇微微舒展开,然后拾起薄毯,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视线落在书桌的豪车钥匙上。

    那是陆冬皓前不久才买的全球限量款超跑,底下还压着一张欠条。

    陆冬青面无表情地把车钥匙和欠条扔进书桌,走出书房。

    他本想回到主卧洗漱,不料却听见主卧传来了小女孩的声音,原来那小女孩还真住了他的房间!

    陆冬青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陆冬皓那混小子,明知那是自己的主卧,也不知道重新给客人另选房间!

    “沧沧真是漂亮,就像菩萨身边的小仙童,还是个福娃娃。来,阿姨抱下楼。”

    张桂华很喜欢海沧沧,除了陆冬皓这层关系,当然也是小沧沧长得确实很可爱。

    张阿姨抱着海沧沧出来,正好遇上黑脸的陆冬青。张桂华吓得一哆嗦,赶紧赔笑道“大少爷也醒了呀!饭菜已备好,下楼来吃吧!”

    陆冬青沉着脸,正想说不吃,小女孩也甜甜开口“帅叔叔,早上好!你睡懒觉了哦~”

    陆冬青……

    “不过没关系,沧沧不会笑你,你比昨天精神了呢!”小女孩俏皮地说。

    陆冬青……

    不可否认,他昨晚确实睡得很好,但是被个两三岁的小孩调侃,陆总裁的脸也有些挂不住。

    “我们先下去吃饭,冬皓哥哥还等着带你出门办事。”张阿姨赶紧打圆场。

    “嗯,帅叔叔再见!”

    早饭之后,陆冬皓的助理开车接他们去派出所上户。

    海沧沧初入陆地,看什么都觉得新奇,路上还买了不少有趣玩具。

    这对兄妹通过昨天的直播已经红遍了整个网络,新闻联播也播报了他们的救人事迹,一夜之间海沧沧和海螺就成了网络红人。

    两兄妹立下大功,海事局的领导也亲自过来带他们去上户,辖区派出所给他们开了绿色通道,小英雄不能一直成为黑户。

    不过在填写岁数的时候,闹了一点点笑话,海螺顺手填了一个200,把录信息的民警吓了一跳“你200岁?多填了一个零吧?”

    海螺“……嗯。”

    “这个得重新填写。”民警又给他一张申请表,又有些狐疑道“你真的有二十?”

    这少年看上去也就十六七。

    “那要不就填个十八,和我同岁!他连父母都没有,哪里知道自己多少岁?”陆冬皓说。

    民警知道他们的情况,想了想陆冬皓说得也有道理,把哥哥的年龄写大一些,也算是成年人了,生活中可能会更方便些。

    “妹妹多大?”民警又问。

    海沧沧“两岁半。”

    “两岁半就这么聪明勇敢,很不错,我先给你们上公共户,等你们有长期稳定的住址后,可以过来换户口簿。”民警说道。

    海螺拿到了户口页和身份证,海事局的领导又给他们颁发了奖金和奖状,之后陆冬皓又带他们去办理房产过户手续。

    海沧沧还不知道这些手续的意义,能出来到处溜达,她就很开心了。

    毕竟出来走,就意味着自己有机会遇上爸爸。

    海螺签了字,又回去把自己和海沧沧的户籍迁到同一个户口簿上。

    等跑完这些流程,时间已是下午。

    陆冬皓的手机收到一条工作消息,是他的经纪人白简发过来的。昨天陆冬皓下水救同伴的视频也刷爆了网络,让他向来备受争议的口碑得到了扭转,今天就有一档热门真人秀给他抛来橄榄枝。

    如果是平时的陆冬皓未必愿意接,不过现在身负巨债、没车没房的陆冬皓就另当别论了。

    陆冬皓给白简回了语音“简哥,和对方把价钱谈好,这档节目我接。”

    回完,陆冬皓抬头,就见海沧沧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不禁觉得好笑,“小沧沧,怎么苦着一张脸?你现在可是有身份的人了,难道不高兴?”

    海沧沧见识了陆地的宽广和人类之多,现在正犯难,妈妈只说让她找爸爸,却没说怎么才能找到爸爸。

    陆地之宽和海一样无边无际,人类之多也和鱼虾一样无穷无尽,她该去哪里找爸爸?

    “冬皓哥哥,你能帮我找爸爸吗?”小沧沧诚恳地问。

    海螺……

    陆冬皓来了兴致,“你找我,算是找对人了,知道冬皓哥哥是什么身份吗?”

    小沧沧一脸茫然地摇摇头,好奇地看着陆冬皓,等待着他的回答。

    陆冬皓“当红名流巨星,说的就是你冬皓哥哥。”

    海螺扶额,他觉得陆冬皓更像牛皮大王。

    小沧沧还是不懂,名流巨星很厉害吗?

    于是小沧沧问“冬皓哥哥,你会弹钢琴吗?”

    陆冬皓“我会弹吉他、打架子鼓、拉小提琴……”

    就是不会弹钢琴。

    海沧沧“那你会演戏吗?”

    陆冬皓“我是会唱会跳的歌手,不是演员。”

    “哦~”

    小家伙的反应非常平淡,甚至还有些遗憾。

    陆冬皓顿时感觉自己的魅力受到了质疑,“小沧沧,你这一声哦是什么意思?”

    “我爸爸会演戏、会弹钢琴、会数星辰……他很厉害,你可以记住这些特征帮我找。”

    陆冬皓……

    可怜的小孩,对从未见过的渣爸竟然这么崇拜。

    陆冬皓不忍打碎她的幻想,“行吧!我会在微博上给你宣传,免广告费。”

    海沧沧不太听得懂人类的术语,不过他听懂陆冬皓点头答应了。

    “谢谢冬皓哥哥!”

    小女孩笑得灿烂,眉眼弯弯的,眯成花瓣的形状,可爱极了。

    陆冬皓被她的笑感染,也跟着笑起来,“我要去工作室一趟,你们想回家还是和我一起?”

    “和你一起!”小家伙想也不想就说。

    陆冬皓带着小沧沧和海螺去了工作室,一群年轻人围过来,围着小沧沧和海螺看了又看,“哇~真的好可爱~老板,不如把他们两兄妹签到我们工作室吧!这么帅的小弟弟和这么可爱的小妹妹一定能够爆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