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漏风小棉袄(1)

    男人脸上的表情原本是冷沉的,不过听到这声意外的称呼后,微微失了神。

    但也只是一瞬。

    “我不是你爸爸。”男人直白又不近人情。

    小女孩明亮的眼眸暗淡下去,像坠落的星辰,失了光彩。

    男人有点后悔,后悔自己把话说得太重,没有顾虑到对方的情绪,毕竟这只是一只很小、很敏感的小幼崽。

    他正想说点什么弥补,小女孩又开口“那你是冬皓叔叔派来照顾我们的吗?”

    男人……

    这次他没有急着给否定的回答,只是神色莫测地退出房间。

    海沧沧有些摸不着北。

    屋内很静,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流转着清冽的光,偌大的别墅没有一丝人气。

    男人坐在厅中沙发上,后背靠着靠垫,完美的脸被冷冽的灯光照着,映出几分寂寥和疲态。

    这是他五年前买的别墅,这里也曾有过他美好的回忆,但自从那个女人无声无息离开后,他就很少踏入这里。

    他试图用忙碌的工作麻痹自己,可再度回到这里,现实又提醒他一切努力和伪装都是枉然。

    这个陆冬皓,竟然瞒着自己把人带到这里,他真是在作死的路上越来越大胆……

    男人心中烦闷,摸出手机,正要打电话,楼下传来了人声。

    一个中年女人提着保温食盒和一袋水果,和海螺一面走一面念叨“我听冬皓少爷说你妹妹还很小,只有两三岁,这个年纪的小孩最容易磕磕碰碰,以后还是得看紧点,出了事就后悔都来不及了……”

    中年女人是照顾陆冬皓多年的保姆张桂华,她接到陆冬皓的电话后,就直接从陆家过来。看着这个当哥哥的少年竟然放任妹妹一个人在家里洗澡,自己却跑到院子外玩,张桂华心中不免直叹气。

    “饭菜来了,你先吃,我上楼去看看。”

    “我和你一起上去。”

    海螺跟着张阿姨上楼,他猜海沧沧差不多该洗完了。没想刚走到楼上,便见厅中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男人。

    男人长着一张轮廓分明的脸,眉眼深邃,鼻梁高挺,就这么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身上也自带一股不容冒犯的气场。

    “大、大少爷?!”张阿姨吓了一跳,没料到一年半载不回来一次的陆冬青竟然出现在这里。

    男人紧抿的薄唇轻启,声音低沉磁性,语气却不容置疑“把里面的孩子抱出来。”

    “是。”

    张阿姨走进主卧,看了眼浴室的情况,也是心惊胆跳,浴缸和地上都是泡泡,陆家大少爷有洁癖,从来不喜旁人随便进他的房间,也难怪大少爷会生气。

    二少爷也真是,怎么想着把两个孩子带到这里?

    还有那个叫海螺的少年,把两三岁的妹妹就这么放到浴缸中,也不怕小孩溺水……

    张阿姨只觉得头疼,这一个个大男孩,真是一点都不靠谱!

    海沧沧还在纳闷,不明白刚才那个长得非常好看的叔叔为什么一声不吭地走了。

    她也想跟着出去,可是身上都是泡沫,得先冲洗干净。但她拧不开水龙头,正想叫海螺哥哥来帮忙,一个阿姨推门进来了。

    “沧沧,你好!我是你冬皓哥哥请来照顾你和你哥哥的张阿姨。”张桂华自我介绍道。

    原来这个才是冬皓哥哥请来的人呀!

    海沧沧习惯性想点点尾巴,结果却发现尾巴已经不见了,她只好点头嗯了声。

    陆冬青还在外面等着,张桂华也不敢耽搁时间,利索地给小女孩冲洗干净,拿了一块干净新浴巾把小女孩从浴室中抱出来,给她换上干净新衣服。

    新衣服是陆冬皓吩咐助理买的,虽说陆冬皓不靠谱,不过出手阔绰,审美在线,给两兄妹买的衣服都是奢侈品牌,穿搭起来非常漂亮。

    海沧沧换上漂亮新裙子,跟着张阿姨去外面大厅。

    不过张阿姨发现她走路的姿势有点怪,蹦蹦跳跳的,还喜欢双脚并用跳着走,张阿姨以为小女孩在玩闹,就把她抱起。

    陆冬青和海螺各自坐在沙发两端,谁也没说话,气氛十分沉闷。

    “海螺哥哥,沧沧的新裙子漂不漂亮?”小女孩一脸灿烂地问少年。

    海螺抬起眼皮,淡淡看了一眼,回答得十分敷衍“漂亮。”

    然后他站起身,从张阿姨手上接过小女孩。

    张阿姨退到一旁,海沧沧侧头看向另一头坐着的陆冬青,热情地问“帅叔叔,你还有什么事吗?”

    这口吻,听着仿佛她才是这里的主人。

    张阿姨脸露尴尬,暗中看了眼神色莫测的陆冬青,解释道“这是你帅叔叔的房子。”

    海沧沧震惊!

    海螺倒是淡定多了,面不改色地坐在那里。

    “原来不是冬皓哥哥的房子吗?”小女孩睁圆了眼睛,奶声奶气地问。

    张桂华“……不是,帅叔叔是你冬皓哥哥的哥哥。”

    哥哥的哥哥成了叔叔,这关系好像有点乱。

    陆冬青始终没有说话,就这么沉着脸坐在那里,像一尊完美的雕塑。

    好在没过多久,陆冬皓回来了。

    他那张俊秀的脸上多了一座五指山,看得海沧沧惊讶连连“冬皓哥哥,你的脸怎么了?”

    陆冬皓忍着火辣辣的痛感,咬牙道“没什么,只是被家暴了。”

    老爷子下手真狠,他的半边脸现在都是麻的。

    “痛不痛?我给你吹吹。”海沧沧紧张道。

    都已经肿了,肯定很疼。

    看着小女孩紧张又诚挚的眼神,陆冬皓莫名感到很受用,“行,那你帮我吹吹。”

    小家伙撅起粉嫩嫩的小嘴,对着陆冬皓红肿的脸认真吹气。

    小女孩吹出来的气息像一缕三月的和风,又轻又暖,带着一点点清淡的奶香,陆冬皓竟真觉得脸上好受了很多。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心理作用。

    海螺斜眼看过去,清俊的眉心微微蹙起,“沧沧,别玩了,过来。”

    “海螺哥哥,沧沧没有玩,我在给冬皓哥哥吹痛痛。”海沧沧辩解道。

    海螺“……”

    小女孩又附在陆冬皓的耳畔说起悄悄话“冬皓哥哥,帅叔叔说这房子是他的。”

    可惜她这悄悄话说得有点大声,屋里的几人全都听到了。

    陆冬青淡淡扫他们一眼,他的眼眸深邃,像一眼望不见底的深海,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陆冬皓却被小家伙的悄悄话逗笑,他笑起来扯到脸上的肌肉,又痛得倒吸一口冷气,“张姨,你带他们下楼去吃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