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9章 第九章(1)

    时寒感受到陌生人手上汗湿的触感,心里有点犯恶心。转过头,果然是一张陌生的脸。

    “你好,这位小姐。”男人的面容看上去一本正经,“我刚刚在联谊会场看到过你,非常合眼缘,想和你认识一下,请问方便给我个微信吗?”

    明明这个男人看上去很得体的样子,可是时寒在他的眼中看到了窥探和侵略,时寒心中警铃大作。

    此时的她正好站在一个转角位置,此处几乎没有行人经过,两人之间的距离随着这位男人的话语,越来越近。男人的身躯将她禁锢在了角落。

    时寒意识到了危险,贴在墙上的后背感受到墙上粗粝的质感,背在后面的手紧紧扣着背后的墙壁。

    时寒按下心中的慌乱,面不改色。她轻佻开口:“这位先生,是有什么其他想法吗?”说罢抛给男人一个“你知我知”的媚眼。

    男人显然被时寒的上道愉悦到了,放松了对时寒的压迫,微微退开一点。他笑了笑,笑容带了点自以为是的邪气:“说吧,美女,去哪儿?”

    时寒感受到男人的放松,目测了一下二人之间的距离,足够她抬腿重击他的重点部位,然后她可以逃到人多的地方。第一次用到电视里学的“防身术”,时寒有点激动,面色发红。

    在时寒正准备抬腿的时候,突然,一股力道拉扯着面前的男人,将他迅速带离时寒身边。

    “卧槽!”时寒听到男人发出怒吼,“你他妈是谁?”突如其来的强大力量,撕掉了男人虚伪的面具,露出了得体外表下不堪入目的肮脏灵魂。

    “我是你祖宗。”时寒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声音的主人上个周五才和时寒见过面,时寒还曾向他说出决绝的话语。

    时寒看着顾阳带着戾气的攻击,毫不留情的击打着男人的面部,胸腹部。时寒看到顾阳因为愤怒发红的眼睛和额头上暴起的青筋,愣在当场。

    记忆中的少年,总是带着懒散的笑意,整日吊儿郎当的学习,生活。她从没见过顾阳如此狠戾的一面,更没见过他如此汹涌的情绪。

    等时寒反应过来过去拉架的时候,躺在地上的男人已经手脚蜷缩在一起,护着自己的身体,嘴里不断发出哀嚎和求情声。顾阳好像完全没有听见,眼看他的脚就要踩上男人的脸,时寒终于拉住了顾阳的胳膊,厉声道:“别打了。”

    “大哥,大哥,别打了,我错了。我不知道这是你女人。”男人抱头哀嚎,“你放我走吧,我以后离她远远的。”

    顾阳始终没有开口说话,但时寒看到现在的顾阳却有些害怕。她从来没见过顾阳这个样子,他白皙的皮肤憋得通红,眼睛里充满了血丝,死死盯着面前的男人,两手臂紧绷在身体两侧,狠狠攥拳。唇线抿得结结实实,紧咬牙关,好像要把面前的人生吞活剥了一样。

    顾阳感受到时寒的手在自己衣服上的触感,狠狠一闭眼,反手抓住时寒的胳膊,将她带离现场,拖到了路边的小花园中。

    时寒被顾阳抓着,一路拖到了花园的小树下。顾阳放开了时寒的胳膊,使劲儿压抑自己的情绪。顾阳本来想换个委婉的方式说,可是当他开口的时候,还是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你刚才准备干什么?”顾阳紧紧盯着时寒的眼睛,看到了她又恢复了冷淡疏离的面容,情绪上涌,口不择言起来,“是不是我刚才要是没来,今天你是不是就和他睡了?”

    时寒本来面色冷淡看向一边,听到顾阳的话猛地回过头,看向顾阳的目光好像一把利器,“你说什么?”

    顾阳看到时寒来者不善,更生气了,他开口讽刺道:“是我没想到,以前陌生人碰一下肩膀都不行的小姑娘,现在玩儿得这么开。”

    时寒气极反笑,突然不想和他争辩了,她换了一副懒散的表情,对着曾经深深眷恋着的人说:“对啊,顾先生,路线没选对啊。你要是像刚才那个人那么直接,说不定早就就得手了呢。”

    顾阳听到这句话,巨大的怒气冲上了大脑,他脸色再次涨红,狠狠盯着时寒,像要在她脸上盯出一个窟窿。当时寒以为他又要口出恶言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他的眼睛。

    顾阳此时的眼里蓄满了泪水,是在他们二十岁分开那天时寒也不曾见过的泪水。时寒的心突然狠狠地抽痛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