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7章 第十七章(1)

    从泰山回来后的三天,时寒完全不能正常下楼。腿不能打弯的形象过于尴尬,以至于有点偶像包袱的时寒,根本不想去吃饭。但是,泰山之行显然培养出付雨橙对时寒的革命战友情谊,她每天按时按点,来抓时寒和她一起去食堂吃饭,时寒只能拖着自己半残的身躯“舍命陪战友”。

    顾阳整个假期除了去足球队,就在校园里晃荡。放假前,许愿已经找他来说过,国庆期间不能参加训练,他要去泰山旅游然后回家,顾阳应了一声并没有放在心上。

    顾阳看到时寒的时候,假期已经过了三天。彼时她正支着旁边女生的肩膀,从食堂门口的台阶上往下挪。顾阳看到她咬紧下唇,鼓足勇气抬起右腿,在左腿即将要打弯的时候,咯噔一下将右腿落在下一级台阶上。如此反复几次,终于到了平地,她长长舒出一口气。旁边的女生是个大嗓门,她看着时寒的样子揶揄道:“你这体力也太差了吧,一趟泰山就给你练废了。”

    时寒显然对这个新朋友很有好感,她皱了皱鼻子,作势要打她:“都怪你,一路上催我。”

    女生笑呵呵地拉过她要打自己的手,顺势挽住时寒的胳膊,一起往女生宿舍的方向走去。

    原来是去泰山了,爬个山就下不了楼梯了,顾阳笑笑,果然还是那个金工实习都要加课的柔弱小朋友。

    国庆假期的最后几天,顾阳去参加足球队的训练。由于假期很多人不在学校,来足球队训练的人并不多。苏然最近找工作遇到一些阻滞,心情非常差。看到足球队里的两个眼中钉只来了一个,就想抓住他泻泻火。

    “你这干什么呢?有你这么颠球的吗?摸鱼呢,罚你绕操场蛙跳10圈,赶紧滚去跳。”韩佳宇今天不在现场,苏然自诩资历老,俨然把自己当成了队长。

    顾阳微一侧脸,瞥了他一眼,随即鼻腔轻哼出声,漫不经心的转回去继续颠球。由于顾阳的鄙视意味过于明显,现场的新人都有些紧张。顾阳已经陪他玩够了“猫捉老鼠”的游戏,此时并不想再给他脸。苏然此时勃然大怒,一个健步冲到顾阳面前,抓住顾阳的球衣领口处,突如其来的力道,拉的顾阳向他靠近了一步。“你他妈听到没,老子让你去蛙跳!在我的地盘装什么大爷。”

    顾阳看着苏然起伏的胸口和青筋暴起的额头,面上仍旧十分冷淡,甚至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嘴角勾起了一个讽刺的笑。由于顾阳身量较高,相较于一米七多的苏然,高出了大半个头。顾阳居高临下的眼神以及讽刺的笑容,彻底刺激到了苏然,他左手拉着顾阳更靠近一点,右手一个勾拳向顾阳的脸冲去。

    顾阳从决定不给他脸之后,就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他迅速抬起左手制住了来势汹汹的拳头。右手扭住苏然抓在他衣领的手,膝盖一提,直击苏然的腹部。苏然被他迅速的反应唬地懵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腹上就传来了剧烈的疼痛。他抱臂按压在腹部,猛地弓下身。

    顾阳居高临下地看着蹲在地上的苏然,轻呵一声,拍拍他的头,懒散道:“老子忍你好久了,下次找事,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说完转身,不紧不慢地向宿舍走。

    顾阳并没有下狠手,此时的苏然已经从疼痛中缓解出来,随之蔓延在身体里的是一种耻辱的感觉。这小子之前一直扮猪吃老虎,他还以为是个好欺负的主儿,今天突然反击打他个措手不及。泄愤不成反被羞辱,苏然心里滋生出一种强烈地报复的欲望。

    不过今天的形势让他发觉,直接干架是行不通的,不反抗又有点拉不下面子。可是偏偏顾阳走得不急不慌,苏然感觉到队友的目光烧灼在他的脸上,心里的阴暗又多了几分,但他并不打算再次自取其辱。

    他伪装自己还没有恢复蹲在地上,终于等到顾阳离开了足球场,他忍着屈辱的感觉站起来,强装镇定道:“看什么看,不用训练吗!都滚去训练。”

    足球队的新成员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的鄙夷又多了几分,但是看他狠戾的样子,一时半会儿也不敢招惹,只好拿着球去一边训练。苏然恶狠狠地盯着顾阳离开的方向,心里暗自盘算。

    顾阳此时心情非常好,他之前懒得和那个狗一般见识,但既然他非要来自取其辱,顾阳也不介意教育他一下。

    顾阳突然回想起今天刚见到苏然时,他下意识看许愿有没有来的样子,心道:这个狗想的可真美,一个人就整不了你了吗?

    突然想起许愿,顾阳记起了许愿十一的行程,顾阳随之笑笑,呵,一个二个的,怎么都喜欢去爬山。

    七天假期转眼即逝,在假期的最后一天,时寒的腿终于恢复了正常,舍友们也都从家里回到学校。张凌还是一如既往的阴阳怪气,时不时点出时寒忙得像个“交际花”。吴萍最近新交了一个富二代男朋友,好像突然换了个人。从之前的沉默寡言到现在的侃侃而谈,对爱情充满了自己的见解,甚至开始教时寒怎么找男朋友。时寒“哼哼哈哈”地应着,转过头面上写满了无奈。

    唯一正常的是陈思思,她从家里带回了很多特产,给宿舍每个人都分了不少。她拿着从家里带来的烤地瓜干,一边吃,一边问时寒:“你去泰山玩儿的怎们样啊?”

    “很累,不过很值得,泰山的日出特别美。”时寒坐在床上向陈思思安利道。陈思思有些羡慕,:“下次假期我也不回家了,和你们一起出去玩儿。”陈思思话音未落,宿舍虚掩着的门被无情的推开,完全略过了敲门这个环节。

    门还没完全被推开,付雨橙的声音已经传进来:“走了,吃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