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6章 第十六章(1)

    泰山不愧为五岳之首,它的陡峭,让长期高强度训练的许愿都有些吃力。体力作为时寒的绝对弱势,现在基本已经告罄了。夜已经渐渐变得漆黑,泰山上的光源并不充足,唯有光洁的月亮照耀着在石阶上奋进的人们。

    人在坚持不住的时候,总喜欢用歌声激发自己的潜能。时寒和许愿的前方,有几个大叔已经高声唱起了革命歌曲:“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随着歌曲的继续,不少人加入了他们的歌声。

    虽然这歌在现在的场景下有些诡异,但时寒的内心却涌出巨大的感动。黑夜和疲惫,将素不相识的人通过歌声连接在了一起,时寒有一瞬间,觉得现在路上的所有人,都好像是自己的队友,大家在奋力向着一个共同的目标迈进,不论彼此是否相识。

    时寒此时,好像被注入了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努力地继续向上攀登。走在后面的许愿,突然听到一道轻柔的声音加入了前面队伍的歌声。女孩的声音参杂着些许气音,显然有些体力不支,但她吐字坚定,许愿从她柔弱动人的歌声中,听出了她再给自己和那些同行的人加油鼓劲。在月光照耀下,许愿还隐隐看到了她眼窝里浅浅的泪,被这歌声感动的泪。

    许愿恍惚中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这女孩掩盖在淡然外表下的另外一面,是一颗浓烈而炽热的心。

    “快来呀,这里有座椅。”付雨橙在远处向时寒和许愿招手,四人终于在一排空座椅前汇合。十月深夜的山上,温度十分低。许愿和王子洋一见面就开始商量租军大衣的事情,最后决定,王子洋去上面一处租四件军大衣,许愿留守在这里保护女生们的安全。

    在王子洋准备出发的时候,付雨橙已经靠在时寒的肩膀上睡着了。时寒微微侧过头,拍拍另一侧的座椅,轻声对许愿说:“你也坐吧。”

    这排座椅处于一棵大树下面,夜里微弱的月光没法直接照在这里,它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斑驳地洒在三人身上。付雨橙显然已经累急了,她靠在时寒的肩上,微微发出鼾声,给这寂静的夜色添上了一点声响。

    许愿看着时寒疲惫的脸颊,轻声开口:“要睡一会吗?我在这里看着。”

    时寒轻摇了一下头:“我在这种环境下睡不着的。”

    许愿没有接着问,他听着耳边的蝉鸣,问出了一路上的疑惑:“为什么想要夜爬泰山?”

    疲惫让时寒忘记了掩饰,她轻声道:“想要体味不一样的人生,”说罢,她又将问题抛了回去,“你呢?”

    “和你一样,我想看看不同的风景。”

    时寒沉默了一下,轻声开口:“不一样的,你是想体验,我是想反抗。”

    许愿觉得,自己好像又向女孩走近了一步。时寒接着说:“我从小到大都很乖,父母对我很好,但我妈妈对我的要求也很高。”时寒微微吸一口气,接着道:“我这些年,总是在做妈妈觉得对的事情,喜欢妈妈让我喜欢的东西。其实我很喜欢黑夜,也很喜欢雨天,我喜欢一切能帮我掩饰心情的环境。因为只有在那里,我才能喜欢我自己的喜欢。”

    许愿眼睫微微一颤,他感受到了女孩心里莫大的压力,来自爱的压力,也感受到了她内心想冲破一切的愿望。这些都让他的心有些酸涩,又无比震动。

    许愿压下心中的感觉,轻声问:“那你今天反抗到了吗?感受怎么样?”

    时寒轻轻一笑,带着释然:“做自己的感觉,真好。”

    许愿安静下来,他知道时寒现在并不需要别人的安慰,他默默地坐着,以此来陪伴身边有些迷茫的女孩。

    时寒肩膀上的付雨橙动了一下,将时寒从混乱的情感中拉扯出来,她有了一瞬间的清醒,觉得自己好像说的太多了,她捋捋头发,又恢复了平时的模样。

    王子洋回来的时候,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便没有出声。付雨橙听到脚步声,迷迷糊糊地坐起来,看到时寒被压皱的衣服,伸手拍了拍。

    又有一行人从山下爬上来,打破了角落里沉默的气氛。“我们出发吧。”许愿低声开口道,随即站起来。王子洋将大衣分给其他三人,四人又踏上了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