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3章 第十三章(1)

    顾阳在许愿的搀扶下站起来,他试了试腿脚,感觉下肢应该没有问题,只有一些轻微的擦伤。但是手腕本来就有些酸痛,刚才用力不对,应该是扭到了,他对许愿说:“没事,问题不大,你先回宿舍吧,我自己去看看就行了。”

    “反正我也没事儿,刚才我被撞了一下,胳膊有点疼,正好去拿瓶喷雾。”许愿和煦地说。

    “行,那走吧。”顾阳迈开脚步,两人不紧不慢地走着,“刚才谢谢你了,兄弟。”顾阳开口道。

    “没什么,都是一个班的,应该的。”许愿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顾阳笑笑,不再提这件事。

    二人进了校医院,校医先是看了顾阳的手腕,让他去拍了片子。片子出来倒是没有大问题,正如顾阳所说,只是扭到了。校医用绷带帮顾阳简单的固定了一下,又帮二人处理了擦伤,最后强调了一周后来医院拆绷带,就让二人回去了。

    自这天之后,顾阳和许愿就成为了不远不近的好朋友。这两人都不是喜欢拉帮结伙的人,出门也不需要搭伴。但心情好了,会偶尔约一顿酒,心情不好,可以再约一顿酒。

    要说这二人喝酒,可能也是一道奇景,顾阳和许愿都不是多话的人,喝酒的时候只有碰杯声,严格贯彻了“都在酒里”的喝酒宗旨。

    在球队里,苏然俨然已经将二人视作眼中钉,经常拿出老队员的架子对他们呼来喝去,罚他们收拾足球。两人都不是计较的性格,简单的惩罚就当是锻炼了。真的遇到过分的情况,二人就互相撑一撑场子。

    这就是男人的友谊,不用太浓烈,也不用太直白,心意在,就无需维系。

    顾阳这几日在校医严厉的嘱咐下,没有随性地拆掉绷带。右手带着绷带格外不适,影响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小到上厕所,吃饭,大到金工实习。

    现在,顾阳在金工实习的教室,尴尬地看着自己缠着绷带的右手。虽然顾阳出于某种原因不想承认,但手受伤这件事儿,和金工实习多少有点关系。现在看到做了一半的小锤子,顾阳有种说不出来的心情。同学们都在身旁“叮叮当当”,他顶着一只“废手”在这里瘫着。怎么看都有点不合时宜。

    不过,“顾大爷”一向随性,这东西,手好了也来得及。随后,他举着手去找老师批假去了。

    顾阳请假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到宿舍。他走出金工实习教室,下意识看了一眼旁边的房间,旁边教室静悄悄的,只有忘记关掉的电风扇在房顶呼呼的吹着,顾阳顺着小路向前走。

    时寒是在好味道食堂,看见了缠着绷带的顾阳。她晚上还有一节选修课,她特意错过了下课高峰期,趁上课之前这一会儿出来吃个晚饭。当她端着盘子在搜寻座位的时候,看到了刚刚走进食堂的顾阳。

    时寒心里一跳,打算假装没看见逃走。正当她低下头打算躲开顾阳的目光,突然看到他的右手缠着的绷带。

    ???

    他磨东西把手磨废了?比我还弱?

    时寒惊讶地看向顾阳,神情带着疑惑。顾阳一进门就瞥到了时寒,看到她偷偷看了一眼准备溜走,又看到她低头看到他右手时的震惊。

    顾阳突然觉得自己应该解释一下。他向时寒走过去,小姑娘此时还惊讶地站在原地,呆愣愣地看着他走过来。

    “踢球摔的。”顾阳直接开口。

    小姑娘微微张开的红唇闭上了,她尴尬地鼓鼓嘴:“哦。”她腾出一只手捋了捋头发。

    “晚上还有课?”顾阳看向时寒手中的日语书。

    “嗯……嗯?对的,我来不及了。”时寒说完,匆匆忙忙去找座位。

    晚上的日语课,其实是一门热门选修课。时寒宿舍全员抢课,只有时寒一人的网速略胜一筹。时寒赶到教室的时候,老师已经准备上课了,时寒不得已在进门第一排坐下来。

    这个课不是时寒第一次来上了,时寒到现在也没想明白,这为什么是一名热门选修课。明明课程内容并不简单,老师要求也并不低,甚至还会经常点名,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抢呢?

    时寒在心里摇摇头,从众心理要不得。

    台上带着金边眼镜,穿着职业套装的精致老师,翻开了放在讲台上的花名册,台下的同学立刻躁动起来。日语课本来就是小教室,两人一组书桌板凳,教室里一共就四十多个座位,帮人答到完全不可实现。代签到的同学,立刻给没来的同学发信息,场面一度有些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