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章 天枢的窘迫(1)

    扶桑武士头目一声令下,登时几个扶桑头目向着山洞奔去。

    “铮!”

    见此情景,天枢易容的南宫羽筎奋力一剑,逼退与之交战的扶桑武士头目,就要去增援。

    “你的对手是我!”

    扶桑武士头目一脸笑意的看着天枢易容的南宫羽筎,虽说他说的对方听不懂,他还是喜欢这样。

    “让开!”

    “铮!”

    天枢易容的南宫羽筎身剑合一,就要将他逼退。

    扶桑武士头目又怎会轻易罢手,如此局势,正是他梦寐以求的。

    “铮!铮!铮”

    就在扶桑武士头目认为大局已定之时,几位奔向山洞的扶桑武士在洞口处,被剑倾城拦下。

    流水剑法不愧为世间防御最强的至强剑法,它的防御不在于坚不可摧,而是在于防御的绵延不绝,化力卸力上。

    就像流水一般,纵使你能将之轻易一刀两断,可下一刻它又恢复原貌。

    抽刀断水水更流,莫不过如此也。

    “呼!”

    天枢易容的南宫羽筎长舒一口气,情况还不算太坏。

    “铮!”

    依人的清心普善咒突然中断,却是扶桑武士故意吸引剑倾城的注意力,让她偏离少许,一名忍者趁机进入,从后方突入,偷袭剑倾城,恰巧被守护在山洞转折处的依人发现,登时,手中冰魄玉萧脱手而出,将那名忍者手中短刀击偏,让剑倾城躲过这必杀一击。

    山洞毕竟太过狭窄,她的流水剑法终究不便施展,只能挡住一面的攻击。

    此刻忍者一击失手,也不多想,又是一刀向着依人刺去。

    洞口的几名扶桑武士登时精神大震,手中武士刀嚯嚯急劈,逼得剑倾城不能回身防御。

    对方不管不顾的拼死一击,依人此刻纵使想要救援亦是有心无力,那名忍者夹在她和剑倾城之间,她纵然轻功高绝,却是远水难救近火。

    “不!”

    天枢易容的南宫羽筎一声惊呼,分心之下,手中的长剑被扶桑武士头目一刀劈落。

    此刻,扶桑武士头目真想仰天长啸,胜利竟是来得如此简单。

    这一幕,被一直苦苦沟通天地,企图带动天地之力运转的诸葛春秋通过天地之力的反馈看在眼中。

    “不!”

    诸葛春秋睁开双目,一股绝强的气势由他身上爆发而出。

    “卡擦!卡擦!”

    那名偷袭的忍者短刀已经快要触及剑倾城后心,只感觉一股威压袭来,在这股威压下,自己是这么的渺小,他想要呼喊,发泄心中的恐惧,除了思维,全身都僵硬,下一刻,他便失去了意识。

    扶桑武士头目趁天枢易容的南宫羽筎一分心,一刀劈飞她手中的长剑后,狞笑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是一刀,此刻刚刚踉跄站稳的天枢,手中兵器已失,只能眼睁睁看着冰冷的刀锋在瞳孔中急剧放大。

    浑身却是再无半分力气反击,为了诸葛春秋的突破,她尽力压榨自身的潜力,精气神,此刻,她只想好好睡一觉,没有倒下,就是她心中那股执念在支撑着。

    天枢易容的南宫羽筎无力的闭上眼睛,眼角滑落一滴泪水。

    尊上,天枢让您失望了,没有保护好太清和白驹,天枢尽力了,真的尽力了。

    “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