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九章 岂在朝朝暮暮途(1)

    肉灵芝不愧为传说中等同于长生不老药的仙药,诸葛春秋不仅百脉俱复,甚至直接回复些许罡气,虽说与之前相比犹如萤火之光于皓月。可胜在这缕罡气竟是对于祛毒效果奇佳更具有修复经脉的能力,让华老啧啧称奇。

    南宫羽筎更是发现,这缕罡气对经脉破坏力颇大。

    不由大叹,以这股罡气为源,诸葛春秋必然成就无量。

    南宫羽筎当即决定,定要让诸葛春秋传承其衣钵,他的这缕罡气完全便是为自己这身功夫而生,相辅相成之下,《飞雪剑典》将再无破绽。

    自己这么多年的准备,亦可以放心去调查了,那个曾经三番五次赶在自己之前灭口毁灭蛛丝马迹之人,究竟是谁?我定然让你无所遁形。

    世间之事,不如意,十之八九。诸葛春秋身体康复痊愈,华老亦要回星辰岛了,让两个如胶似漆的恋人分离,却是世间最残酷之事。

    “欣儿!路上小心,岛上湿气重,注意身体!”诸葛春秋看着眼前伊人依依依不舍。

    李梦欣羞红着脸,杏目含泪道:“知道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不要那么傻!知道么?”

    诸葛春秋哑然!

    “对了!这只冰魄玉萧你拿着,带着它可以让你寒暑不侵!”诸葛春秋忽然从腰间解下一个玉萧递给李梦欣道。

    “嗯!”李梦欣轻轻接过玉笛。

    “这个给你!好好保管哦!我娘给我的!”说完,李梦欣满目迷离,惆怅。

    诸葛春秋轻轻的拭去伊人眼角的泪水,满目柔情。

    “这是我娘陪嫁之物,我们一人一半!”李梦欣幽幽道。

    诸葛春秋接过玉佩,这是一枚一面雕龙玉佩,玉佩的文理交织出一个模糊的天字。另一面凹凸不平。

    李梦欣那一枚是一面雕凤玉佩,玉佩的纹理竟交织出一个模糊的衍字。同样另一面凹凸不平,奇特的是,两枚玉佩凹凸不平一面竟然能完美吻合,看得诸葛春秋啧啧称奇。

    “真是奇物!”一旁的南宫羽茹感叹道。

    诸葛春秋收起玉佩,李梦欣又递出一个香囊娇羞道:“呆子!这一缕青丝留你!”

    诸葛春秋郑重的收起,塞进胸口口袋。

    旋即也有样学样想要割下一缕发丝,南宫羽茹一拍头道:“笨蛋!你割什么头发!”

    李梦欣掩口偷笑,旋即郑重的看着诸葛春秋,拉过南宫羽筎和她的手。南宫羽筎似已知晓李梦欣要干什么,欲言又止,遂闭口,任由李梦欣做主。

    “春秋!南宫护法是你亲生母亲,我不在了,你可要好生孝顺,这把秋水剑就是母亲送我的,和你的无痕剑是一对,阁主是你外公,他是为你好!莫要怪他!”李梦欣将诸葛春秋身世一股脑道出。

    诸葛春秋震惊的看着李梦欣,满脸不可置信。

    “春秋!有些事,母亲外公他们或许有不得已苦衷,欣儿不想你因此心生间隙。”李梦欣苦苦劝说。

    诸葛无为抬头看看天,道:“该出发了,再不走又要等下一次洋流了!”

    “秋哥!我走了!你要保重!”李梦欣杏目含泪,依依不舍道。

    “你也是!”诸葛春秋含情默默柔情似水。

    船缓缓开动,李梦欣站在甲板上,泪流满面。

    拔出秋水剑,从手掌上划过,鲜血浸润剑身。剑!斜指苍穹,旋即又斜指向大地!“妾身生生唯嫁君!”李梦欣亦立下血剑誓约。